话本小说网 > 明星同人小说 > 为你伤年华伤离别,颜为君欢
本书标签: 明星同人  EXO异能  女尊女强   

六十八章生日宴

为你伤年华伤离别,颜为君欢

房间里

晨儿轻抚他的后背,他呆呆的望着晨儿,用力点点头,他眼泪汪汪的望着晨儿。

凯宝谢谢嫂子

凯宝凡哥好福气,你是个好女孩。

凯宝他比我们幸运,有你爱他。

他后退一步,他低头不语,坐在椅子上默默吃东西,他狼吞虎咽的吃东西,结果被呛到了,他痛苦的咳嗽起来,晨担心的望着他,晨马上递水给他,他慌忙接过水豪饮,晨一直为他轻拍背部,一下一下,他放下杯子,猛地停下来,呆呆的望晨儿,一动不动的望着晨儿。

晨儿凯,你还好吗?

晨儿还要喝水吗?

晨儿我拿给你喝

凯紧紧握住杯子,呆呆的望杯子出神。

凯的心里活动

凯宝靠,我用了嫂子的杯子,来喝水,杯子上还有,她的味道,好香啊!还有她的唇印,我这算是间接接吻吗?

凯宝额!凡哥知道了,我还有命吗?哦我的天哪!

他慌乱的放下杯子,晨又拿一杯水递给他,他一紧张没有放好杯子,杯子从桌子上滑落,她们两个,都伸手接杯子,结果就是晨儿接住杯子,许凯捧着晨的双手,他们蹲在地上,呆呆的望着对方,她们两离得好近好近,他们都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声,她们呆呆的望着对方,他们的睫毛都可以触碰对方睫毛,呼吸都可以打在对方脸上,他的脸红扑扑的,他愣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晨咳嗽一声,凯马上放开晨儿的手,晨没拿好杯子,杯子继续下落,凯向前一步,迅速接住杯子,结果撞到晨儿的额头,把晨撞的向后一步,眼看晨就撞到桌角了,他用力环住她的腰,把她拉入自己怀里,晨撞近凯怀里,他闷哼一声,跌坐在地板上,晨也向后倒去,压在他身上,晨用手托着他的胸口,呆呆的望着他,他心跳加速,如擂鼓似的,他呆呆的望晨儿,一脸惊慌失措,他的眼珠转来转去的,然后把头转向一边,不在看晨儿。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是因为晨穿的抹胸裙,晨倒在他胸口,春光一览无余,他才会有这种紧张的反应。

晨儿没有发现什么,她还没有,从惊吓中缓过神来,她呆呆的望他,他慌乱的望着晨儿,他马上抱住晨儿,原地转身,翻身压在晨儿身上,然后他把晨儿抱起来,他慌乱的,给晨拍身上的灰尘,晨呆呆的望他,一动不动。

他忘记了手中的杯子,杯子掉落地上,他们同时弯腰,去接杯子,结果没有接到杯子,握住彼此的双手,他们慌乱的放开彼此的双手,他低头捡杯子,不小心把手指割破了。

血不停往下滴落,晨呆呆的望他的手,晨的眼睛突然间,变的赤红,发出耀眼的红光,他猛地退后几步,惊讶的望晨儿。

晨儿的獠牙,越变越尖锐,晨呆呆的望他的手指,她用手捂着头,痛苦的望着他,他呆呆的望晨儿,一脸担心疑惑不解。

晨痛苦的望着他,晨的指甲越长越长,她倒在地上,抱住自己的头,痛苦的颤抖着。

凯慢慢靠近晨儿,跪在地上呆呆的望着她,她看到凯后,猛地扑向他,把他压在地上,然后扑向他脖子,凯闭上眼睛,一动不动的,过来几秒钟,他缓缓睁开眼睛,晨痛苦的倒在他怀里,凯呆呆的望她,撩开她的长发,她呆呆的望凯,她的嘴角溢出好多血迹,他担心的望晨儿。

他坐起身来,把晨抱在怀里,她的尖牙咬破嘴唇,不停往下滴血。

凯拿出手帕,慌乱的为她拭去血迹,她呆呆的望他,一动不动的,他受伤的手,拿手帕给晨擦拭嘴角,晨呆呆的望她,呼吸越来越急促起来,她呆呆的望凯,把他的手指用力握住,然后把他的手指放进嘴里,然后用力吮吸血液,他呆呆的望她,一动不动的望着她,她继续吸血,她闭上眼睛,一直不停的吸血。

过了半个钟头左右,他虚弱的望着晨儿。

凯宝嫂子

凯宝我……我是说……我头晕了

他猛的倒在晨儿怀里,晨呆呆的望他,然后松开他的手,晨这才反应过来,把他抱在怀里,心疼的望着他。

晨把他抱上床,他满头大汗,头发都被汗打湿了。

晨拨开他的头发,心疼的望他。

他虚弱的缓缓睁开眼睛,他呆呆的望晨儿,一脸担心的望着晨儿。

凯宝你还好吗?

凯宝要血的话,我还能撑的住,你继续吧。

晨呆呆的望他,用力摇摇头。

晨儿傻瓜,你不怕我吗?

晨儿还一动不动的,你为什么不反抗。

晨儿你不是很厉害的吗?

凯宝你是我嫂子,我答应保护你的,怎么会还手。

凯宝我不怕你,因为你是很好的人。

凯宝你会做好吃的给我,为我着想,你不是拉住他的手了吗?你担心我的,不是吗?

凯宝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傻瓜

凯宝我一直都知道,什么都知道,但是我不会背叛他,没有他……就没有我,他真是多虑了,我永远不会和他对立,他要我的命,我就双手奉上,就当还给他。

凯宝呵呵,你是吸血鬼?

晨儿对,我是吸血鬼

凯宝哦!你还要血吗?

凯宝你要血的话,你从动脉吸好吗?

凯宝我的手都麻了,这样漫长的等死,真的是一种煎熬。

凯宝你给我个痛苦吧!

晨儿呵呵,傻瓜

晨儿对不起,我不会在吸你血了,你现在好虚弱,好好休息一下。

晨儿我给你输血

凯宝你想吸血,就吸好了,没事的。

凯宝我身体还不错,可以撑的住。

晨儿傻瓜,我刚才是因为你流血了,我才会这样的,我不会随便吸人血。

晨儿我只喝医院的里血,不会伤害人类的。

晨儿我不会在,吸你的血了,放心吧!

凯宝我没担心自己,你喜欢的话,我把血给你,我说过的,我是你的了。

凯宝第一次,是随便说说,第二次是认真的。

凯宝我说过的话,绝不反悔。

凯宝认定的人,也会效忠一辈子。

凯宝他希望我保护你,我也心肝情愿保护你。

凯宝我了解过你,你是个很好的人,喜欢你的人非常多,呵呵

凯宝他能这么爱你,足以证明了一切,你值得。

凯宝那天下午,他第一次那么失态,那么失魂落魄,我们感触非常深,也非常触动。

凯宝第一感觉他也是鲜活的,也会为爱不顾一切,你的出现给他带来生机,他真的变了好多,我很感激你,这一切的改变,都是源于你。

他缓缓坐起来,呆呆的望晨儿,晨拿着一碗汤,吹凉之后,慢慢喂给他喝,他用双手手撑住床边,勉强支撑着自己身体,但是依然无法支撑自己,他向后倒去,晨放下烫,瞬移到他身后,把他稳稳接住,他躺在她怀里,呆呆的望晨儿。

凯宝对不起,我有点累了。

晨儿傻瓜

晨儿明明就撑到极限了,还逞什么强。

晨扶着他,坐在他身后,让他靠着自己,然后继续为他喝汤.

晨呆呆的望他,一脸担心的望着他。

他缓缓睁开眼睛,配合晨儿张嘴喝汤。

他的眼泪不停往下落,晨呆呆的望他,为他擦拭眼泪,心疼的望着他。

晨儿很难受吗?头晕吗?还有哪里不舒服?

凯宝我就是很开心,我很好,哪里都好。

晨呆呆的望他,晨把汤放下,把他抱在怀里,紧紧抱住他,心疼的望着他。

晨儿傻瓜,怎么可能会没事。

晨儿如果是其他人,搞不好,都被刻在碑上了。

晨儿在我面前,你可以别这么逞强吗?不舒服就是不舒服,不高兴就是不高兴,有什么就直说,我最受不了,老绕弯子。

晨儿你说出来,我才能明白呀!我和凡凡有感应,我明白他的感受,你要和我说,我才能明白你。

晨儿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外人,你是他的兄弟,也是我家人。

晨儿一家人别这么生分好吗?

他的手缓缓抱住晨儿,他靠在他肩膀上,闭上眼睛默默流泪不止。

凯宝一家人吗?呵呵,好,我明白了。

凯宝其她人如果这么说,我可能会笑她,觉得她虚伪。

凯宝但是……是你,我就相信。

凯宝我就是头昏眼花,浑身无力.

晨心疼的望着他,晨轻轻扶他躺下,然后给他输血,打点滴,晨呆呆的望他,一脸内疚的望他。

晨把手放在他胸口上,晨闭上眼睛,绿光闪现,灵力不断输入他胸口,他呆呆的望晨儿,过了一会,晨儿虚弱的望他,她倒在床边,他担心的望晨儿,紧张的握住她的手.

晨用手扶着头,对他温柔一笑。

晨儿你有好些了吗?

他呆呆的望晨儿,他摸摸自己的头,果然自己好像没事了,他惊奇的望着晨儿。

晨儿呵呵,是治愈之力。

凯宝这么神奇吗?我真的没事了

凯宝还觉得浑身舒畅,精力充沛,好像不比起之前,还要有力量。

凯宝你……这么虚弱,这种能力,就是在消耗你的力量,为我做嫁衣。

凯宝以后你不许在用了,少点血而已,你看看你,脸色苍白,虚弱成这个样子,如果这个时候……遇到问题,你怎么办啊!

晨儿你保护我,呵呵

晨儿我相信你

凯宝呵呵,傻瓜

凯宝好,现在由我守护你

凯想起身下床,好让晨休息一下。

晨把他按住,用了摇摇头,他呆呆的望晨儿。

晨儿在守护我之前,先保重自己傻瓜。

凯宝可是,我已经没事了

晨儿傻瓜,我又不是神,你现在的感觉,只是暂时的,身体要恢复正常,不是一朝一夕的,乖乖继续休息,不要随意乱动,手乖乖放好,一会点滴回血了。

凯宝可是这里是……你们的房间,我待在这里,不合适。

晨儿你是我的守护神,不是要寸步不离吗?

晨儿你难道要擅离职守,致我与危险之中吗?

凯宝评嘴,可是……

晨用一只手指,挡在他的嘴唇,他呆呆的望晨儿,无奈的笑笑。

他没在说话,乖乖躺下来,他一直呆呆的望晨儿,晨儿坐在椅子上一直呆呆的望着他,他嘴角不自觉溢出笑容。

晨儿傻瓜,受伤了还笑。

晨儿还随便把自己送给别人,不怕我把你买了,或者把你吃干抹净,把你困在家里,每天都折磨你,你哭都来不及.

凯宝呵呵,你是别人吗?傻瓜,以你的为人,我自动送上门了,你也会把我推开,不是吗?

凯宝我倒是想啊!我可乖了,不用困了,你勾勾手指,我马上就把自己献给你。

凯宝呵呵呵呵

晨儿油嘴滑舌的,我是小姑娘吗?我活的比你想象中还要久远,比你祖先还要老,比木乃伊还要老。

凯宝所以呢?这是拒绝的意思吗?呵呵,早就知道,会这样!

他失落的低下头,他的手紧紧握住被子,晨马上抓住他的手,他呆呆的望晨儿。

晨儿说了不可以动了,你怎么不听话呀!下次在不乖,就继续吸你血。

他的眼泪决堤而出,他呆呆的望晨儿,晨呆呆的望着他,然后紧紧抱住他,轻抚他后颈的头发,他紧紧抱着晨儿,靠在她怀里,默默流泪不止。

晨儿怎么哭了,我开玩笑的,不吸你血了,对不起,凯。

晨儿别哭了,傻瓜

凯宝晨儿……我……

凯宝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晨儿可以,你喜欢就好

凯宝我想就这么抱抱你,可以吗?就一会

晨儿哦,好

他紧紧抱住晨儿,靠在她怀里,他闭上眼睛,晨呆呆的望他,然后一直轻抚他的背,他就这么乖乖的睡着了。

晨儿哎!小孩子一样

晨抱着他,靠在床上,晨儿也就这么睡着了。

晨儿睡着后,凯缓缓睁开眼睛,呆呆的望晨儿,他伸出一只手,轻轻描绘她的脸,他呆呆的望她,笑的灿烂夺目。

他轻抚她的眉毛,她的眼睛,她的鼻子,他的嘴唇,他的手停在她的嘴唇上,他呆呆的望晨儿,他的心跳加速,他呼吸急促的望着他,他低下头叹了口气,他一直盯着晨儿看,他突然产生一种危险的想法,他痛苦的望着晨儿,他的眼泪决堤而出,他慢慢靠近晨儿,他轻轻吻了她的唇瓣一下,他就保持着这个动作,呆呆的望着晨儿,他突然邪恶的想继续下去,想紧紧抱住她,想把她压在身下,然后疯狂的占为己有。

他痛苦的望晨儿,他一直保持吻她的姿势,呆呆的望她,她像睡迷糊了,她环住他的脖子,用力吻住他的唇瓣,张嘴吻他的唇瓣,还伸出舌头,和他舌吻起来,她把他压在身下,一直吻他的唇瓣,吻了一会,倒在他怀里,在他胸口蹭蹭。

她紧紧抱住凯,用胳膊环住他脖子,头靠在他的胸口,把腿压在他肚子上,还不自觉的蹭了蹭。

晨儿凡凡

晨儿凡凡,我爱你

晨儿凡凡

凯先是被吻,又是被压被抱,还被用腿蹭,他浑身都像被火烧灼着,他不争气的有了反应,他一动不动的望着她,像块木头一样,他呆呆的望晨儿,他浑身都僵硬了,结果她的一句凡凡,像是一盆冰冷的水,哗哗的浇熄他的所以炽热,他呆呆的望晨儿,眼泪不甘心的决堤而出,他不甘心的望着晨,他的手紧紧握住,不断的收紧,越来越紧,他的骨骼不断的,发出格格的响声。

他呆呆的望她,他的心好酸涩难耐,他的心不停的刺痛着,他痛苦的望她,他的眼泪决堤而,不停往下滴落。

他心里好乱,好难过的望着晨儿,他呆呆的望晨,他轻轻放开她的怀抱,他小心翼翼的爬起来,然后慌乱的望的离开房间,他疯了似的向前跑去,他撞开银优,向前跑去,银优呆呆的望着他,一脸茫然.

银优又发什么疯,又病吧!

银优靠,撞死我了,要谋杀呀!没礼貌,撞了人,一句话都没有。

银优切!怪咖

银优突然想到晨儿,他跑回晨儿房间,晨儿在熟睡,银优松了口气,坐在走廊沙发上。

银优难道是着急去卫生间,冒失鬼。

银优等等,楼上也有啊!还特意跑到外面,有病。

银优管他呢?他是一般人吗?谁能猜到透!

银优坐在沙发上,开始玩游戏。

凯一直往前跑,不知不觉跑到街上,他气喘吁吁的,望人来人往的行人,他颓废的坐在地上,他的眼泪决堤而出,他呆呆的望人群默默流泪不止。

来往的女孩子,蹲下身来,调戏凯,凯厌恶的望她们,一脸严肃烦躁。

凯宝滚!

凯宝给你们一秒,马上消失。

女孩们无奈的望他,然后知趣的离开了。

他一直坐在地上,痛苦的默默流泪不止。

妖妖凯宝宝,你怎么了?怎么坐在地上?

凯宝是你啊!

凯宝别理我,我想静静。

妖妖额!你今天好奇怪啊!

妖妖别坐在地上啊,快起来吧!

妖妖把凯扶起来,他呆呆的望妖妖,妖妖叹了口气,给他整理一下衣服,拍拍身上的土。

妖妖失恋了?

妖妖别这么沮丧,傻瓜

凯呆呆的望她,她叫自己傻瓜,晨儿也喜欢叫自己傻瓜,他痛苦的望她,他突然间抱住她,哭的像个孩子似的,她呆呆的望他。

妖妖额!你……你要不要……你转性了。

妖妖哎!谁把你收了?

妖妖连你也敢收,她不简单啊!

妖妖别怂啊!这是你人物设定吗?

妖妖喜欢就去追,追不到就去抢。

妖妖你也有怂的时候!

凯宝可以吗?我可以吗?

凯宝他有喜欢的人了!我抢不到的!

妖妖没试过,怎么知道不行,是缠烂打喽!总有一天,她会被你感动的。

妖妖功夫不负有心人,你魅力四射,谁能抗的住!除非她是瞎子

凯宝额!是吗?你喜欢我吗?

妖妖喜欢啊!谁不喜欢你,你帅出天际了都!

凯宝哦!是吗?

妖妖你今天吃错药了?你不是很嘚瑟的吗?

妖妖哪有你搞不定,的女孩子!

妖妖要不你考虑一下我,我喜欢你啊!

妖妖嗯?你看看我,也是不错的。

凯宝嗯,挺漂亮的。

妖妖那你为什么不选我?

凯宝我是个渣,配不上你

凯宝我和女人出门,要不就是在床上,要不就是去床上的路上。

凯宝你确定要我?

妖妖额!这么简单粗暴,你……也不是不行啊!我也不亏啊!都是成年人了,我要你

凯宝这都同意,我喜欢各种花样,你懂的,你行吗?

妖妖额!可以学呀!你教我啊!

凯宝有病吧!你!你不是我菜!我喜欢性感的

妖妖我身材不错的,要不你检查一下。

她贴在凯胸口,朝着他放电,她咬着嘴唇,眯着眼睛望着凯。

凯一把推开她,转身离开。

他拉住凯的手,呆呆的望他。

妖妖怎么这样?

妖妖哼!

凯宝你去勾引别人,哥哥不吃这套。

凯宝你!我不敢碰,我还不想死。

凯宝我对你……没有那种感觉,他……都没反应。

妖妖靠,你好直接啊!

妖妖我的心好痛啊!

妖妖感情是要慢慢培养的嘛!培养培养就有感觉了

凯宝对啊!嗯,我不会放弃的。

凯宝谢谢你,我走了

凯宝再见,额!别再见了。

凯松开她的手,转身离开,向前跑回家。

她呆呆的望他,一脸失落的望着他,眼泪汪汪的望他。

妖妖哼!早晚有一天,你是我的。

妖妖谁有我爱你啊!

妖妖傻瓜!

她蹲在地上,默默流泪望着他的背影。

吴家

凯气喘吁吁的推开门,然后冲上楼,银优呆呆的望他,银优猛地站起来,挡在门口。

银优她睡着了,别打扰她。

凯斜眼望着他,一脸疑惑不解的望他,一脸严肃.

凯宝为什么你在家?

银优我为什么,就不能在家?

银优就你能在家吗?你们家吗?

凯宝你为什么不跟着他?

银优那么你呢?你也没有跟着他?

凯宝我要保护她啊!

银优我要看着你,谁不知道你的风流史。

凯宝也是他的意思吗?

银优没有,明显不是。

凯宝你……为什么?老是和我作对?

银优就看你不爽,你能把我怎么样?

银优你刚才瞎了,撞到我了,是你在和我作对,好吗?

凯宝所以呢?

凯宝我就撞你了,你不服啊!

银优你……我就是不服,有种单挑。

凯宝切,就你……和我单挑,你找死啊!

凯宝滚一边去!别烦我!

银优你别得寸进尺,你拽个毛线!

银优我会怕你啊!

银优脱下外套,用力扔在地上,生气的瞪着凯,凯邪笑一声,用手拉一下领带,对他不屑的笑了。

银优你……

银优拿出软鞭,向凯袭来,凯用手握住,用力扯软鞭,他狠厉的望着他。

银优怒火中烧,按下鞭炳机关,飞针四散飞向凯,凯转身躲避飞针,他一个漂亮的,飞身在空中180度旋转,拿出腰间的铁扇,把飞针避开,他用铁扇,把飞针悉数打向银优。

他漂亮的闪身落地,一气呵成,他单腿跪地,把扇子放在身后。

银优飞身从右墙上轻盈借力躲过飞针,他在上空旋转跳跃,然后缓缓落地,他蹲在地上,气愤的望着凯。

银优我和你没完

他继续挥动鞭子,鞭子从凯头顶飞过,凯低头躲过,鞭子向他右脸袭来。

他侧头躲过,鞭子向他胸口袭来,他用扇子击退鞭子,凯呆呆的望着他,轻笑出声。

凯宝三脚猫功夫,别随便班门弄斧,别怪我没警告过你,会吃大亏的。

银优你……切!你有多高明!

银优别光耍嘴皮子!

凯宝切,警告到此为止。

凯宝别怪我了

凯迅速闪身消失不见,然后他站在银优身后,唰的一声,张开铁扇,架在他脖子上,银优的脖子不停的,往下落血珠,银优呆呆的望他,一动不动。

凯宝警告过你了,我一招之内,就能解决你。

凯宝之前和你玩玩而已

凯宝我是他的兄弟,你真以为……我好对付吗?

凯宝不和你玩了,这有我看着,去包扎伤口吧!

他迅速收起扇子,一阵寒光散过,银优被刺到眼睛,他上闭眼睛,睁开眼睛后,凯早不见身影。

银优呆呆的望着他站过的位置,他用手摸下自己脖子,鲜血不停往下滴落。

他转身默默离开,回到自己房间里,他呆呆的望着自己伤口,伤口有细又长,割的很深,他看眼自己衣服,衣服的袖子齐刷刷的被截成两节,他在地上的西装也没有幸免于难。

领口处被截成两节,他的衣服上有好多小洞,他呆呆的望衣服。

银优他是用毒高手,哎!

银优他处处手下留情,我还不知天高地厚,去挑衅他,真是可笑至极。

他呆呆的望自己的脖子,他退后几步,他的衣服上有刻个蠢字,他苦笑一声,倒在地上,默默咬牙落泪。

银优你真是惹人讨厌!

银优我恨你

银优把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就这么开心吗?

他坐在地上默默流泪,他烦躁的望着自己,他一鞭子把镜子击成粉碎,梳妆台瞬间裂成两半,他闭眼咬牙,他打开冷水,一直淋冷水。

晨儿继续休息,凯坐在床边,把扇子插入腰间,呆呆的望晨儿。

晨儿满头是汗,她皱着眉头,双手紧紧握住,不停的颤抖着。

凯担心的望着晨儿,他把晨儿拥入怀里,她浑身冰冷,她缓缓睁开眼睛,呆呆的望着凯。

晨儿你没事吧!你去哪了?

晨儿头还晕吗?

晨儿有哪里不舒服吗?

他紧紧抱住晨儿,他的眼泪决堤而出。

晨儿怎么了?

晨儿出什么事了?

晨儿你受伤了吗?

晨儿我帮你疗伤

他呆呆的望晨儿,眼泪汪汪的望她。

凯宝你呢?你怎么了?为什么在发抖?你自己都自顾不暇,还关心我?

晨儿我没事啊!

晨儿咳咳咳咳咳

晨低头不语,她捂着嘴巴。

她的嘴角溢出血迹,她低头不语。

他紧张的望着晨儿,眼泪决堤而出。

晨儿伸出一只手,为他擦拭眼泪。

他用力握住她的手,她呆呆的望他,她一动不动的望他,他的手附在她的手上面,贴在自己脸颊。

晨儿咳咳咳咳

晨儿的嘴角不停溢出血迹,她猛吐一口血,她虚弱的倒在他怀里,她呆呆的望他。

他痛苦的望她,他放声大哭起来,他紧紧抱住她,心疼的望着她。

晨儿我没事,傻瓜

凯宝别说了,我该怎么做?

凯宝要吸血吗?

凯宝来吧!

他把晨儿的头按在自己脖子上,呆呆的望她,她慢慢靠近他脖子,然后低头吻他脖子一下,对他灿烂一笑。

他呆呆的望晨儿,眼泪如泉涌。

他不停的抽泣着,他哭的伤心。

晨呆呆的望他,摸摸他的脸颊,把他抱进怀里,轻抚他后颈的头发,一下一下。

晨儿我不会吸你的血,你虚弱的样子,我在也不想看到,傻瓜,我心疼你啊!

晨儿你是我的了,我要好好守护你,不想让你痛,让你受伤害了。

晨儿凯,我说过的话,句句发自肺腑,并且永远有效,我真的担心你啊!我们是一家人啊!

他哭的更加撕心裂肺的,他痛苦的望晨儿,他紧紧抱住她,靠在她怀里不停的抽泣着,晨轻抚他的后背,一下一下。

晨儿别在哭了,哭的我……心好碎啊!

晨儿傻瓜

他呆呆的望晨儿,然后用力吻住她的唇瓣,她呆呆的望他,一动不动的望着他,他吻了她的唇瓣一下,然后缓缓松开她的唇瓣,然后眼泪汪汪的望着她.

他痛苦的望她,他的头靠在她额头上,他呆呆的望着晨儿,晨儿一动不动的望他,他低头吻住她的唇瓣,他呆呆的望晨儿,一动不动的望着她,他就这样吻住她的唇瓣,眼泪汪汪的望着她。

他们两就保持这个姿势,谁都没有动。

晨儿虚弱的向后倒去,他环住她的腰,把她拉进自己怀里,晨呆呆的望着他。

晨儿咳咳咳咳

他心疼的望着她,一脸惊慌失措的望着她,她对他温柔一笑。

晨儿没事,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下。

晨的肚子咕咕叫起来,晨尴尬的笑了。

他一脸严肃的望晨儿,他痛苦的望着晨儿。

他的眼泪决堤而出,晨呆呆的望着他。

凯宝你明明饿了!明明想喝血,你就喝我的血吧!

凯宝没关系的,你这个样子,我心好痛啊!

凯宝我宁愿希望自己痛,自己受伤难过,也不要你难过。

凯宝你明不明白?我的心!

晨用手挡住他的唇瓣,一脸惊慌失措的望他,晨用力摇摇头,担心的望他。

晨拿出手机,发信息给他。

他眼泪决堤而出,他痛苦的望晨儿,他拿出手机。

晨儿你疯了吗?

晨儿你要说什么?不许说

晨儿他会听到的,他会生气的。

晨儿他本来就忌惮你

晨儿你还乱说话,他不会对我怎么样。

晨儿他会下恨手对付你

晨儿这是他的底线,是他的逆鳞,谁都不能碰触。

他痛苦的望晨儿,他的眼泪决堤而出,他不停的抽泣着。

晨儿别傻了,我求你了

晨儿我是为你好,我是真的担心你。

晨儿你敢跨越那一步,我们就是对立的了。

晨儿我不会和你对立,你要我和他对立吗?

晨儿呆呆的望他,她的眼泪决堤而出,她心疼的望着他。

晨儿凯,我们是一家人,别打破这一切美好,不可以吗?

晨儿他如果对你下手,我能袖手旁观吗?这不是在,拿刀刺我的心吗?

晨儿傻瓜,求你了,我是爱护你,为你着想啊!

晨儿着急紧张的望着他,晨捧着他的脸颊,呆呆的望他,晨儿泪流满面的望着他,他痛苦的望晨儿,他咬牙闭眼,然后痛苦的点点头,他紧紧抱住她,哭的像个孩子似的,晨轻抚他的后背,心痛的望着他。

他靠在晨儿肩头,哭的泣不成声。

晨轻抚他后颈的头发,把他紧紧拥入怀里。

他呆呆的望晨儿,他的眼泪决堤而出,他痛苦的望晨儿,他拿出手机。

打下一行字

凯宝我爱上你了,我该怎么办啊?

凯宝我觉得我要疯了,我的心好痛好痛。

凯宝我这个样子,能瞒住谁?

凯宝我就是爱你,我不怕死,让他杀我吧!

凯宝我死也要爱你

凯宝你呢?有一点点喜欢过我吗?

凯宝哪怕只有一星半点,我也死而无憾了。

凯宝晨儿,求你回答我,有吗?

晨呆呆的望他,然后点了点头。

他激动的望晨儿,他紧紧抱住晨儿,用力吻住她的唇瓣,她一动不动的望着他。

他痛苦的望晨儿,他缓缓松开她的唇瓣,他眼泪汪汪的望着她。

凯宝我爱你,晨儿

他用唇语,缓缓说出。

晨呆呆的望他,眼泪决堤而出,她紧紧抱住他,他紧紧抱住晨儿,靠在她怀里。

耳机里传出吴亦凡的声音。

亦凡。晨儿,对不起

亦凡。我刚才一直在忙,把听筒关闭了。

亦凡。你还好吗?

亦凡。有发生什么事吗?

亦凡。我好想你

亦凡。我处理完事情了,我马上就到家了。

晨儿没事,凡凡

晨儿我挺好的,我等你回家

晨儿我们一起去看父亲

亦凡。好,我爱你

亦凡。我马上就到了

晨儿

吴亦凡那边没声音了,晨呆呆的望凯,他一脸凝重的低下头,晨捧着他的脸,担心的望着他。

晨儿答应我,不要越界

晨儿算我求你了

晨儿你不是他的对手,你这么做,就是在……让我左右为难,让我痛苦,你出事了,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晨儿凯,答应我,求你了

晨儿你不越线,我们还是家人,你如果……我们不会有幸福的,你是聪明人,权衡利弊,你知道该怎么做。

晨儿你和他搞到鱼死网,你觉得我能袖手旁观,凯,我对你怎么样,你也心知肚明,我是为你好。

晨儿答应我,求你了

他痛苦的望晨儿,他眼泪决堤而出,他咬牙闭上,转身离开。晨拉住他的手,晨为他试去眼泪,他痛苦的望着晨,他呆呆的望晨儿,然后紧紧握住双手,点点头,转身离开。

凯走出房间,他靠在门上,他缓缓滑落在地上,他坐在地上默默流泪不止,他回头望着门,他紧紧握住双拳,闭眼苦笑。

吴亦凡回到院子,他走下车后,呆呆的望晨儿房间,晨儿站在阳台呆呆的望他,他温柔一笑,他瞬移到晨儿面前,他紧紧抱住晨儿,吻她的唇瓣,她紧紧环住他的脖子,她深情的回应他的吻,她们深情吻对方,凯站在门口,呆呆的望她们,眼泪决堤而出,他紧紧握住门把,手不停的颤抖着,他痛苦的低下头,他转身快步离开。

吴亦凡呆呆的望着门口,一脸严肃。

晨呆呆的望他,他对晨儿笑笑,牵着她的手,向外走去。

她呆呆的望他,然后随他向前走。

车上

吴亦凡呆呆的望晨儿,把晨儿拥入怀里,紧紧抱住她。

朦胧去试礼服吗?凡哥

亦凡。

朦胧开车出发了,吴亦凡拿出手机,拨通电话。

亦凡。你在哪?

凯宝我不舒服,你们出发了吗?

亦凡。哦!哪你休息吧

凯宝我……我会到本家,我担心你们。

凯宝你们去试礼服吗?

亦凡。

凯宝我马上就到了

亦凡。身体不要紧吗?

亦凡。不舒服,就乖乖带着。

亦凡。谁逼你了……

凯宝你!

晨呆呆的望吴亦凡,吴亦凡一脸严肃。

凯宝你何等重要,我怎么能不去,呵呵

凯宝我看到你的车了

凯宝挂了

亦凡。

吴亦凡呆呆望着窗外,凯的车飞驰而过,他猛的刹车,一个漂移,把车身向后转弯,凯的晨猛地停下来,和吴亦凡的车迎面相对,朦胧猛地刹车,生气的瞪着凯,用力捶方向盘。

朦胧这货真是个疯子!

朦胧我靠

晨呆呆的望凯,一脸紧张,吴亦凡紧紧抱住晨儿,一只手挡在前面,怕晨撞到。

朦胧这货哪天被人除掉,真是……一点都不会……让人惊讶,他就是欠收拾。

朦胧凡哥,你没事吧!

吴亦凡摇摇头,表示已经习惯。

吴亦凡淡定的望着凯,一脸严肃。

他开车门走下车,他挽着晨儿的肩膀,大步向前走去。

上一章 六十七章世事难料 为你伤年华伤离别,颜为君欢最新章节 下一章 六十九各怀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