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明星同人小说 > 为你伤年华伤离别,颜为君欢
本书标签: 明星同人  EXO异能  女尊女强   

七十章深情不寿

为你伤年华伤离别,颜为君欢

晨紧紧抱住他,心疼的望着他。

晨儿凡凡,你没做错什么。

晨儿你只是个孩子

晨儿傻瓜

晨儿别激动好吗?

晨儿他想分开我们,你要离开我吗?

晨儿我不在意,我什么都不在意,我就是心疼你,我恨我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遇到你,我想保护你,带你离开漩涡。

凡宝为什么?不放弃我

晨儿我为什么要放弃你,你做错了什么,这是你的错吗?

晨儿我依然爱你,我不想离开你啊!

晨儿我无法放弃你,没你我不能活。

凡宝傻瓜

凡宝时间上怎么有,你种傻瓜。

凡宝那你到底介意什么?

晨儿我介意你过得不好,你过得不开心,介意你没吃东西,介意你有生病了,介意你皱眉头了,介意你睡的不好,我什么都介意,生怕你有任何不如意。

凡宝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凡宝晨儿,谢谢你

凡宝我爱你,晨儿

凡宝永远别离开我

凡宝求你了,好吗?

晨儿

晨儿除非死别,绝不生离。

晨儿别哭了,我心疼

他紧紧抱住晨儿,他靠在她肩头哭的像个孩子似的。

吴父房间

老爷

吴父坐椅子上呆呆的望远方

成浩-嗯,分开了

并没有,少爷哭的伤心,她一直在哄少爷,少爷也哭又闹,把她推倒地上,她浑身是土,也不在意,紧紧握住少爷的手,只是心疼的望着少爷,默默流泪。

她说他不介意,说不是少爷的错,是自己没能保护好少爷。

他说了一堆介意,我没听清楚,就听见她说,介意少爷皱眉头,介意他过得不如意。

总之就是,她很爱少爷,少爷紧紧抱住她,哭的撕心裂肺的。

她是真的很爱少爷,对少爷一片痴心,天地可鉴。

我查过她,她背景不简单,父亲是…………她自小跟着少爷,每天为少爷做这做那,对少爷掏心掏肺,人也非常好,真诚果敢善良,聪明有能力,深受百姓爱戴,有很多男孩子,为她不顾一切。

她对每个人都非常好,没有人对她不是赞不绝口的。

她很有天分,是不可多得的好人。

她把自己的金库都给您搬来了。

她还亲自做了蛋糕糕点,各种食物,给你准备了钢笔,还有西服,都是自己做的,非常有心思。

手也非常灵巧

钢笔我检查过来,非常了不起,您会喜欢的。

她真的非常讨人喜欢,人长的也是万里挑一,真是上天偏爱与她。

吴父,嘴角溢出一丝笑意,他歪头望着延。

成浩-你被她收买了吗?

您说什么呢!

她真的非常好,哪里需要收买我。

少爷能遇到她,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成浩-第一次听你夸别人,还这么啰嗦。

成浩-也是不容易

成浩-嗯,我对她挺满意的。

呵呵,能入您眼,真是不容易。

成浩-开始吧!

是,老爷

大厅

吴老爷寒暄几句,就下台了,大家都和吴父攀谈,给吴父敬酒,吴父和大家说说笑笑,侃侃而谈。

晨儿和吴亦凡挽着手走向大厅

四弟,好久不见

这位是?

凡宝我的爱人

还是这么话少

呵呵,寿宴见

凡宝好,大哥

凡宝一会见

越转身大步离开

越邪笑一声,回头望着晨儿。

开窍了

英雄难过美人关

越走向吴父,给吴父鞠躬行礼。

父亲

成浩-嗯,来了

成浩-帮忙招呼客人

成浩-我去休息一会

好,您去休息吧!

需要我陪您吗?

成浩-不用,有延陪我就行

成浩-你在大厅陪陪客人

好,您去休息吧!

成浩-幸苦你了

成浩-我们走吧!

应该的,您去吧

成浩-

吴父离开大厅

吴父站在阳台,呆呆的望远方。

亦薰父亲生日快乐

成浩-嗯,今天真漂亮

成浩-你的小男友呢?

亦薰早分了,不适合我

成浩-你也不小了,别老瞎闹。

亦薰好,凡哥呢?

成浩-陷入温柔乡了

亦薰噗!您说什么?

成浩-小心点,还是这么冒失。

成浩-哎!我的衣服都被你毁了

成浩-我去换衣服

亦薰对不起,父亲

亦薰呵呵,我改天给您赔罪

成浩-你离我远点,就行

成浩-哎!

成浩-

吴父在换衣服,晨儿转晕了,推门走进来,她门上转身离开。

成浩-亦薰吗?

成浩-把我衣服拿进来

晨呆呆的望他,他背对着晨儿,脱衣服。

成浩-愣着干嘛?快去

晨儿哦!

晨儿拿来衣服,递给吴父。

吴父看也没看接过衣服,开始穿衣服,他把手递给晨儿。

成浩-扣子

晨儿呆呆的望他,然后低下头,给他系扣子。

成浩-你换衣服了?

晨儿嗯嗯嗯

晨儿我先离开了

晨转身离开,吴父拉住她的手,晨紧张的闭眼,一动不动的。

成浩-这个腰带,怎么这么难扣,你帮我弄

晨儿我……弄……不合适吧!

成浩-废话少说

成浩-你要我这么出去吗?

成浩-提着裤子

成浩-不是你害我,我用这么麻烦吗?

晨儿哦!好吧!

晨低下头,跪在地上,给他系腰带,他呆呆的望晨儿。

成浩-你换香水了,现在这款更好。

成浩-别换了

晨儿

晨儿这个……怎么这么难弄,这是……什么呀!

晨儿天哪

晨呆呆的望腰带,叹了口气。

成浩-谁买的腰带,真是醉了。

晨儿我明白了,哦!原来是这样,很厉害嘛!

晨儿给他系好腰带,满天大汗的松了一口气。

晨儿弄好了

成浩-你很聪明嘛!

成浩-教我怎么弄吧!

成浩-不然一会怎么脱?

晨儿哦!就这样了

晨儿细心的为他讲解,把腰带解开,对他笑的灿烂夺目,他呆呆的望着她,晨猛的低下头,把他裤子松开,他的裤子缓缓滑落,他呆呆望着晨儿,晨儿夏了一跳,马上把裤子给他拉起来,手不停颤抖着,他呆呆望着晨儿,然后苦笑不得的望着她,晨呆呆望着他。

晨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紧张……

晨儿现在怎么办?

晨儿对不起,伯父

成浩-呵呵,你真有意思

成浩-没事,继续教我吧!

晨儿哦!好

晨儿就是这底下有个机关,这个按钮,你要把这个………………

晨儿就完成了

成浩-呵呵,厉害,还好是你,不然……我就不能出去了。

成浩-亦凡,有眼光

成浩-嗯,我很喜欢你

晨儿伯父过誉了

晨儿我先出去了

成浩-等等,你迷路了

成浩-这层,是我的私人空间,其他人不可以出入。

成浩-我带你去找亦凡

成浩-不然,你要在这转多久。

晨儿有劳伯父了

成浩-呵呵,来者是客,你也不是外人。

成浩-跟我来吧

晨儿

他们走到一个巨型瀑布前,晨儿呆呆望着瀑布,一个孩子从高空坠落,晨伸出双手接住孩子,结果脚下一滑,像前倒去,晨马上转身,把孩子翻到上面,自己重重的磕在假山上,她昏昏沉沉的望着远方.

晨儿救孩子

晨儿先救孩子

吴父呆呆望着她,吴父把孩子救上来,交给孩子的母亲,然后拉晨儿上来,晨儿缓缓睁开眼睛,瀑布的水不停往下落下,把他们两浇的睁不开眼,他们被水流阻隔开来,吴父呆呆的望着晨儿。

成浩-喂!晨儿

成浩-你没事吧!

晨儿我没事,伯父您呢?

成浩-没事,就是衣服湿了,今天是被诅咒了吗?

晨儿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吴父披上,吴父呆呆的望着晨儿。

她的身上都是水,她的衣服,不停往下滴血迹。

成浩-你……还关心我,你在流血啊!

晨儿没事没事

晨儿我们快离开这里吧!

晨儿望了一下,四周没有出口,只能爬上去,她呆呆的望着吴父,一脸担心。

成浩-我没事,我刚才就是,从上面下来的。

水流停止了,晨呆呆的望上面,这里下来容易,上去难,没有任何借力的地方。

晨叹了口气

明显是无法上去的,晨担心的望吴父。

晨儿我们要在这里,等人来救我们了。

晨儿对不起,连累您了

成浩-你是为了救人,才受伤的,如果在这里出事,我也难辞其咎,你真勇敢。

成浩-没关系,一个钟头不见我,会里就会来找我。

成浩-有监控录像,很快就能找到我。

他对晨笑笑,水流继续往下落,晨把吴父挡在自己身后,水都流向晨儿,吴父呆呆的望晨儿,一脸担心。

成浩-这么下去,要转肺炎了。

成浩-不是办法啊!

成浩-天这么冷,谁能受得了。

晨呆呆的望吴父,不停的颤抖个不停。

吴父把自己衣服解开,把晨儿拥入怀里,晨儿呆呆的望他,然后向后退了几步,他紧紧抱住晨儿,把晨儿紧紧抱住,用自己衣服裹住晨儿,他的胸口很温热,晨呆呆的望他,他把晨儿的手,也放进自己胸口,他冷的打了个冷颤,他对晨儿无所谓的笑笑,紧紧抱住晨儿。

过来一个小时后,他们冷到都僵硬了,晨儿是吸血鬼,自然是不怕冷,吴父冷的不停的颤抖着。

不停的打喷嚏,晨烦躁的望水哗哗哗的流,晨呆呆的望吴父,吴父昏倒在晨儿怀里,晨再也忍不住了,她抱住吴父,瞬移到刚才的房间。

晨儿把吴父放在床上,把他的湿衣服都脱下来,扔在地上,自己也换了一件吴父的衬衫,把吴父抱进浴室里,把他放进浴缸里,泡了二十分钟左右,吴父缓缓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自己,又看了一眼晨儿,他低头不语。

过了一会,他尴尬的望着晨儿。

成浩-我们……得救了吗?

晨儿嗯,得救了

晨把一件衬衫给他披上,他呆呆的望晨儿,晨儿的头发湿哒哒的贴在脸上。

吴父把她的头发,别在耳后,对她温柔一笑

成浩-谢谢你,救我回来。

他缓缓站起来,晨把他扶住,他呆呆的望晨儿,晨儿似乎已经,习惯了他的触碰,晨儿把他抱起来,轻轻放在床上,重新拿一件衬衫,然后给他脱掉湿衣服,给他换上衣服,把他紧紧用被子裹起来。

只露出一个头,他动不动的望晨儿,晨儿对他笑笑。

晨儿我去洗衣服,一会干了,我们换衣服离开,回大厅。

晨儿您还好吗?

晨儿可以回去吗?

晨儿您如果不舒服,就休息一下吧!

吴父真的非常不舒服,他发烧了,他迷迷糊糊的望着晨儿,然后倒在床上。

晨呆呆的望他,晨儿摸摸他的头,非常的烫,晨儿让他躺下,给他疗伤,晨虚脱了倒在地上。

天渐渐黑了,吴父缓缓睁开眼睛,看到晨儿倒在地上,他马上爬起来,把她抱上床,担心的望着她。

晨儿浑身冰冷,吴父把她抱进怀里,给她盖上被子,担心的望着晨儿。

电话响了起来,吴父接起电话。

成浩-喂!

成浩-出来点状况

成浩-

成浩-没事了

成浩-我不舒服,不出去了

成浩-准备一套衣服,女的

成浩-晚礼服

成浩-和亦薰,身材差不多吧,胸更丰满一些,个子还要高些,175左右,到我胸口。

成浩-不止175

成浩-你看着办吧

成浩-多买几件,无所谓

成浩-嗯,买了给我送来

成浩-不要叫别人送来,你亲自送。

成浩-嗯,只有你知道就行了

成浩-亦凡,有没有找……

成浩-嗯,给帮忙找找

成浩-好挂了

吴父挂断电话,邪笑一声。

成浩-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让你离开

成浩-让他们找去吧!

成浩-呵呵

成浩-反正也找不到,这里从来没有人来过,也是不允许出入的。

成浩-傻瓜

吴父伸手看了一下,自己的手上都是血迹。

他担心的望着晨儿,他把晨儿衬衫解开,她的后背有好多伤痕,很深很长,不停的往外渗血,她痛苦的皱眉头,头上都是汗珠,吴父呆呆的望她,心疼的摸了一下她的伤口,她轻颤一下,她溢出一声**,吴父呆呆的望她,他的手紧紧握住,他的血液都涌到胸口,他的心跳好快,他既然有了反应,他叹了口气,拿出药箱给她上药,她不停的哼哼,吴父用力拍自己脑袋,好让自己清醒些。

成浩-你真是要人老命

成浩-我第一次,这么想……

成浩-但是……不行啊!

成浩-哎!烦躁

成浩-真是疯了

吴父继续为她上药,然后给她包扎伤口,给她穿好衣服。

他把灯光调暗,抱住她睡觉。

她迷迷糊糊的望着吴父,吴父被她拥入怀里,紧紧抱住她,她闷哼一声,吴父马上清醒过来,吴父呆呆的望她,她昏昏沉沉的望着吴父,她靠在吴父胸口在他胸口蹭了蹭,环住他的腰。

晨儿凡凡

晨儿凡凡

吴父呆呆的望他,摸摸她的头,继续抱住她睡觉。

成浩-凡凡,是叫亦凡吗?

成浩-你要他凡凡,呵呵

成浩-你很爱他对吗?

成浩-我们两很相似对吧!

成浩-都很瘦,都很高,都很……喜欢你

成浩-呵呵,我在说什么啊!

成浩-我今天好奇怪

成浩-突然间好希望,可以年轻一些。

成浩-呵呵

就这么过了一夜,晨儿缓缓睁开眼睛,吴父紧抱着晨儿,晨儿呆呆的望他,然后她猛地后退一步,她猛地坐起来,惊慌失措的望他。

他缓缓睁开眼睛,然后呆呆的望晨儿。

成浩-你怕我吗?

成浩-为什么?

晨儿伯父,我……

晨儿我没想……我……这是个意外。

晨儿我发誓,这是意外。

晨儿对不起,对不起,我太累了。

晨儿真的,真的,对不起。

成浩-哦!抱我是意外,吻我也是意外,和我一起……一夜,也是意外。

成浩-这种意外,经常发生吗?

成浩-反生过吗?

晨儿什么?不可能!

晨儿我没有啊!

她低头望着床单,上面的血迹,让她的心瞬间,沉入了深渊。

晨儿可是……我……不是……我不记得了。

成浩-哦!不记得了,就是不想承认,我们的关系。

成浩-我可是很认真的人,我都还记得。

成浩-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成浩-被人给……额……

成浩-哎!

成浩-你这么不负责任,我不同意你与亦凡在一起。

成浩-你离开他吧!

晨儿什么?这……

晨儿我……不……我不能离开他。

晨儿我不是……您要我怎么负责?

成浩-额?我最近失眠了,睡不着

成浩-但是昨天晚上,睡的还不错。

成浩-你每天陪我聊天,我才能睡着。

晨儿只是陪您聊天,哄您睡觉。

晨儿哪我……还可以,和凡凡在一起吗?

晨儿我是真的爱他,不能没有他。

成浩-你到底喜欢他什么?

晨儿喜欢就是喜欢,哪有什么理由呢?

晨儿甜蜜是感觉,不是味觉。

晨儿第一次见他,他总是一脸严肃,一言不发,我心疼他,想抚平他皱着的眉头,想看看他的笑容,听他的声音。

晨儿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他都没有笑过,也不经常说话,只说一两个字。

晨儿我就好想他开心,希望他笑一次,就一次也好,想听他叫我的名字。

晨儿他第一对我笑,叫了我的名字,我激动的哭了好几天,做梦都会笑起来。

晨儿她想守护他,让他一直开心,一直和我说话。

晨儿他的声音原来这么好听,他笑起来,我的心就融合了。

晨儿他是我的初恋,我这辈子最爱的人,我想把他捧在手心疼爱,每天远远的望着他,感觉人生都圆满了。

晨儿他能成为我爱人,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我会永远珍惜他,爱护他,直到死为止。

晨儿下辈子,也想和他相遇,哪怕只是擦肩而过,都好幸福。

晨儿只至少能看他一眼,我就很满足了。

成浩-呵呵,君子不夺人所爱。

成浩-你可以继续喜欢他,随便吧!你自己看着办!

成浩-但是要来找我,陪我

成浩-不然,我就告诉他,你和我……

晨捂住他的嘴巴,惊慌失措的望着他,他苦笑一声。

成浩-明白吗?

成浩-我非常小气,屁气也不好,我就告诉他……

晨儿好好好

晨儿您说了算,别告诉他。

成浩-呵呵,好

成浩-把我电话存好,我一打电话,你就要五分钟内出现,不然就是……他就会知道了。

成浩-明白吗?

晨儿

成浩-你要叫我的名字

成浩-我叫吴成浩

成浩-浩,也好,成也好

成浩-好像和你名字,有点相似呢?真是缘分啊!

晨儿您一定要耍我玩吗?

成浩-叫我名字

晨儿好,成浩

成浩-嗯,很好

成浩-晨儿,你不冷了吗?

成浩-坐那么远,把被子都拉走了,我会冷啊!

晨儿对不起,成浩

晨把被子给他盖上,自己坐在床边呆呆的望他。

成浩-你见鬼了?

成浩-要不要,离我在远点?

成浩-我是怎么你了?

成浩-我是那种坏人吗?

成浩-你的凡凡,是坏人吗?

晨儿不是

成浩-他的老爸,就是坏蛋吗?

晨儿不是

成浩-那你怕我干什么?

成浩-我会把你吃了吗?

成浩-我们什么没做过,有什么好怕的。

晨儿凡凡,说了要和男孩子保持距离。

成浩-我是男孩子吗?

成浩-我是他老爸,你和你爹爹也这个样子。

晨儿我……鹿晗爹爹吗?

晨儿我们……

成浩-哦!你们在一起了,我知道。

成浩-你们都可以在一起,你怕我干吗?

晨儿这不一样,你是凡凡的爹爹,他是我的爹爹。

成浩-有什么区别,你跟了亦凡,我也是你的爹爹。

成浩-我不会害你的,傻瓜

成浩-你坐过来点,一会感冒了。

晨儿哦!

晨儿坐在他旁边,呆呆的望他,然后把头转向一边。

他撑着胳膊,呆呆的望晨儿。

又有敲门,晨马上躲进被子里,把自己盖的严严实实的,他呆呆的望晨儿,然后笑了笑。

成浩-我去开门,你就继续做你的乌龟。

成浩-呵呵

晨儿嘘!

成浩-怕什么?我在我家,有什么问题吗?

晨儿我也在你家,如果是凡凡,怎么办?

成浩-他不会来找我,这里也不会让人出入。

晨儿包括凡凡吗?

成浩-对,任何人,除了我的管家。

晨儿凡凡,为什么不能来?

成浩-这是规矩,是传统,只有我才能出入。

成浩-亦凡,接替我的位置,就可以出入了。

晨儿哦!原来如此。

晨儿那我出入了!

晨儿不是破坏规矩了

成浩-是啊!

晨儿那怎么办?

成浩-你和我结婚,就没问题了。

晨儿不行不行

成浩-反正都出入了,无所谓了。

成浩-你是我的人了,结不结婚,都是我的人了。

晨儿什么?这不可以!不同意

成浩-你和我……的时候,怎么不说,现在说,晚了。

成浩-我的女人,谁敢碰,你完了,没人要你了.

晨儿额!其他人无所谓,我还是要凡凡。

成浩-你……你和他在一起,我……你要气死我吗?

晨儿成浩,去开门吧,乖,管家敲了好久了

成浩-哼!待会再聊

晨儿哦!去吧去吧

成浩-哎!

成浩去开门了,他接过衣服,说了两句话,然后用力关上门。

他把衣服扔在沙发上,钻回被子里,晨儿呆呆的望他。

晨儿走了吗?

晨儿不是凡凡对吗?

晨儿有衣服了,我走了

成浩-等等,你……这么着急去哪?

晨儿找凡凡

成浩-不许

晨儿为什么?

成浩-就是不许

成浩-你找他,我就告诉他。

晨儿你……怎么这样?

成浩-我就这样,你自己看的办?

成浩-我屋里有监控,我还把录像带给他看,他肯定会吐血。

晨儿求你了,让我见见他,就一会也好。

晨儿你打电话,我就回来。

晨儿求你了,不然我……就从楼上跳下去,反正也不能见他,活着有什么意义。

成浩-你……就这么喜欢他

晨儿对,求你了,成浩。

晨儿

晨儿成浩,求你了

晨儿我给你跪下了

成浩-好好好,早点回来。

成浩-我不舒服啊!你都管我。

成浩-我这么大年纪了,一不小心,就……

成浩-你……真的……不管我了吗?

成浩-我死了,你的凡凡,就孤苦无依。

成浩-我在的话,可以保护他。

晨儿哎呀!知道了

晨儿你就算是流浪猫,我也不会不管你。

晨儿别装可怜了

成浩-哼!我不装,你只关心你的凡凡,一点都不在意我.

晨儿好了好了,别生气了

晨儿我留下陪你

晨儿乖,休息一下

晨儿我去煮东西,给你

成浩-哦!快点

晨儿你和凡凡怎么一点都不像呢?

成浩-我是他叔父

成浩-我把他当亲儿子看待,他们都不知道。

晨儿凡凡,知道吗?

成浩-不知道,应该

晨儿所以你们,不是亲……

成浩-嗯,总之没有血缘。

成浩-她的母亲是我父亲收养的,我们没关系其实。

成浩-但是他和我很像,我挺喜欢他的,我从小就照顾他,我把他当是我的孩子养。

成浩-他挺可怜的,哎!

成浩-这是我们的秘密,不可以说出去。

成浩-不然,他会难过的。

晨儿好,明白

成浩-我饿了?

晨儿哦!马上去

晨端着食物,对他温柔一笑。

成浩-呵呵,你喂我

晨儿

成浩-真乖

晨儿别闹了

他乱揉晨儿的头发,晨儿烦躁的挥开他的手,他继续揉晨儿头发。

晨儿哎呀!你看你,别闹了

成浩-你好像女鬼

成浩-呵呵呵呵

晨儿切,我要是女鬼,先索你的命。

成浩-呵呵,要和我做亡命鸳鸯。

晨儿你……你能正经一点吗?

成浩-不能!我看见你,就正经不了。

成浩-呵呵

成浩-你太蠢萌

晨儿哎呀!吃你的东西吧!

晨儿成浩,你别闹了

成浩-呵呵,现在叫我名字,很顺口嘛!

成浩-真乖

晨儿你不是不舒服吗?

成浩-哦!我是不舒服,但是好闷啊!找点事做,就是欺负你啊!

晨儿你有几个老婆?

成浩-额!为什么突然,关心这个?

晨儿就是好奇?

成浩-九个

晨儿不是吧!你有九个老婆,你也太牛了吧!

成浩-哪里牛啊?

晨儿你不累吗?

成浩-不累啊!怎么了?

晨儿你体力真好

成浩-呵呵,我人也不错。

成浩-考虑一下,做我老婆呗!

晨儿我才不要,我要和九个老婆打架,我疯了吗?

成浩-为什么要打架?

成浩-大家都挺开心的,每天就是花钱,到处玩。

晨儿啊!没打过架?

成浩-没有啊!

晨儿她们真的爱你吗?

成浩-谁知道呢?爱不爱我,无所谓。

晨儿怎么会?这么随便呢?

晨儿你不是因为爱她,才结婚的吗?

成浩-结婚,没结婚

成浩-就是同居

晨儿一次都没结婚?

成浩-没有

成浩-同居后,就没人敢碰她们,她们就是我的了。

晨儿额!你爱过一个人吗?

成浩-没有

晨儿算了,吃饭吧!

晨给他吹凉粥,在喂给他喝。

他呆呆的望晨儿,他突然握住晨儿的手,晨呆呆的望他。

成浩-我好像喜欢你

晨儿喜欢我,你明白喜欢是什么感觉吗?

成浩-我昨天晚上,我有感觉了。

晨儿额!什么?

成浩-我身体有反应了

晨儿咳咳咳咳

晨儿这是什么喜欢,男人身边有个女的,都会有感觉吧!

晨儿这只能说明,你很正常,很健康。

成浩-不是啊!我最近有几年了,都没有……那种感觉了。

成浩-也不想碰女人

成浩-但是看到你,就又正常了。

晨儿其实,也许你一直都是正常的,只是没碰到心动的那个人。

晨儿等等,你老婆没意见吗?

成浩-有什么意见?

晨儿她们不会很寂寞吗?

成浩-她们每天挺开心的,我们都不回家。

晨儿为什么?

成浩-她们都是主动爬上我床的,我对她们就那样。

成浩-我陪她们几分钟,她们也挺开心的.

晨儿额!

晨儿你继续喝粥吧!

晨儿我们明显,聊不到一块

成浩-你想我怎么做?

成浩-结婚吗?

成浩-可以啊!

晨儿没有没有,你乖乖喝粥。

成浩-不喝了,你说啊!

成浩-要我怎么做,才和我在一起?

晨儿这不是交易,你根本就不懂。

成浩-我就是不懂,才问你的。

成浩-你告诉我,不就好了。

晨儿这要怎么解释?

晨儿爱情不是索取,而是付出。

成浩-你要我怎么付出?

晨儿哎!我要你乖乖喝粥

成浩-我听话了,就和我在一起吗?

成浩-做我的女人,不可以找亦凡。

晨儿这怎么可能?根本就办不到!

成浩-所以你……永远也不会和我在一起。

晨儿嗯,我爱的是凡凡

成浩-因为他年轻

成浩-我也比他,大不了几岁。

成浩-九岁而已

晨儿这不是一回事

晨儿我就是喜欢他

成浩-嗯,我明白了

成浩-你走吧!

成浩-别迷路了,我送你离开。

晨儿不是……你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成浩-不是要离开吗?去找你的凡凡吧!

成浩-强扭的瓜不甜,我时间宝贵,不想浪费。

晨儿额!好吧!

晨儿换完衣服,呆呆的望着他,他打开门,大步离开了。

晨儿呆呆的望着他,跟在他身后.

成浩-前面左转

他转身离开了,晨呆呆的望他的背影,晨儿跑向他,拉住他的手,他呆呆的望晨儿,一动不动。

成浩-怎么了?

晨儿我们是朋友吗?

成浩-不是

晨儿哦!

成浩-你和上过床的人,做朋友吗?

晨儿额!

成浩-那不就结了

成浩-有需要我的地方,来我房间找我。

成浩-打电话也行,但是不一定是我接,助理会帮我转接,总之就是很麻烦。

成浩-你想暴露我们关系吗?

成浩-以你的身份,适合找我吗?

成浩-来我房间找我吧!

成浩-出差,或者谈生意,这个电话给你,你只能用这个电话,打给我。

成浩-不然我无法接听

成浩-内线

成浩-去吧!

晨儿你身体不舒服,要去医院吗?

成浩-我有医生,没事

成浩-你现在是舍不得我吗?

晨儿我想和你做朋友

成浩-呵呵,我不需要朋友

成浩-他走过来了,你确定要,继续拉着我的手吗?

晨马上放开他的手,转身望着前方。

吴亦凡呆呆的望着晨儿,他的眼泪决堤而出,他跑向晨儿,紧紧抱住晨儿,晨儿紧紧抱住他,哭的伤心。

成浩呆呆的站在角落里,他苦笑一声,转身离开了。

凡宝你去哪里了?

凡宝你吓死我了

凡宝我找了你一整夜

晨儿我受伤了,昏倒了,有人救了我。

凡宝为什么会受伤?

晨儿救一个宝宝

凡宝谁救了你?

晨儿你个不愿意,留下名字的人。

凡宝他离开了吗?

晨儿嗯,离开了

凡宝改天当面谢谢他

晨儿不用了,他不喜欢,被打扰。

晨儿他住的地方,其他人不可以去。

凡宝这么神秘?

凡宝倒是,父亲的住处,别人不可以去。

凡宝算了,不喜欢就别勉强了。

晨儿呵呵,你们倒是真的很像。

凡宝谁?和我像

晨儿没什么

晨儿你父亲一直没出现,你们不担心吗?

凡宝我们当然担心了,还好他安然无恙。

上一章 六十九各怀心事 为你伤年华伤离别,颜为君欢最新章节 下一章 七十一章各自为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