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明星同人小说 > 为你伤年华伤离别,颜为君欢
本书标签: 明星同人  EXO异能  女尊女强   

七十六章爱屋及乌

为你伤年华伤离别,颜为君欢

吴亦凡对他笑笑,廷一脸严肃的望着吴亦凡。

廷咬唇闭眼,长出一口气。

廷~。你想说什么?

凡宝如果我们……不是情敌,我们也许可以做朋友。

凡宝其实……现在也可以做朋友。

廷一把推开吴亦凡,用力坐在沙发上,拿起酒瓶灌自己酒。

吴亦凡退后几步,然后呆呆的望他。

凡宝别喝了

凡宝喝酒也解决不了问题,酒入愁肠,愁更愁。

廷拿起酒瓶,用力丢向吴亦凡,吴亦凡用一只手,接住酒瓶,叹了口气。

吴亦凡把酒瓶放在桌子上,然后望着廷,廷呆呆的望他,然后把桌上的,所以物品都挥到地上,廷猛的站起来,气喘吁吁的望着吴亦凡。

凡宝发泄完了吗?

凡宝那么可以告诉我,怎么救她了吗?

廷呆呆的望他,廷一把推开他,走向阳台。

吴亦凡跟着他,走向阳台。

廷呆呆的望着远方,然后紧紧抓住阳台边缘,眼泪汪汪的。

凡宝事情是我造成的,让我救她好吗?

凡宝就当赎罪好了

廷~。赎个毛线!

廷~。你只是爱她,有什么罪?

廷~。我不傻,也不聋,我什么都清楚。

廷~。你们的事……我都了解

廷~。换了谁……也无法承受,你没做错什么!

廷~。他也没错,他也可以,喜欢晨儿。

廷~。谁不喜欢她?

廷~。我知道你没错,但是就是讨厌你,因为……她爱你!

吴亦凡低头不语

廷~。为什么?她有这么多男孩子,唯独对你情有独钟!

廷~。你要她往东,她会往西吗?

廷~。你吴亦凡有什么,了不起的,占据着她的整颗心,你要她的心,她迫不及待掏出来给你,你还有什么不满足?

廷~。我们也爱她,但是……她看到你……眼神里的光芒,都深深刺痛了我。

廷~。我如何不恨你?你说啊!

廷~。吴亦凡你怎么不去死?为什么要她为你付出?

廷~。你到底有什么好?

廷~。该死的脸蛋,还是……这要命的吸引力!

廷~。呵呵呵呵

廷~。你想救她,呵呵,你做梦,我就要你内疚,让你痛苦。

廷~。怎么能让你……老是……专美于前!

廷~。我要她永远记得我

廷~。你可以离开了,不送了。

吴亦凡呆呆的望着他,一动不动。

廷掏出枪指着吴亦凡的头,廷阴狠的望着吴亦凡。

廷~。最后说一次,滚

廷~。不然就……马上除掉你!

吴亦凡呆呆的望廷,然后低头苦笑。

吴亦凡一动不动,然后闭上眼睛。

廷~。你……

廷~。你别逼我……

廷~。一发起火来,自己也无法控制。

凡宝那你开枪吧!

凡宝我不会离开

廷咬牙切齿的望他,然后手紧紧握住枪,不停的颤抖着。

廷~。好,你赢了

廷~。我不会对你出手

廷~。出来吧!

成浩从阳台走进房间里,吴亦凡呆呆的望成浩,一脸诧异。

廷~。呵呵,你真沉的住气。

寅成你的枪没子弹

寅成你就只是吓吓他

廷~。呵呵,我杀他不需要子弹!

寅成你看他的眼神变了,你下不了手。

廷~。吴老爷,真是厉害!

廷~。怪不得你们,吴家一手遮天。

寅成我不喜欢兜圈子,你想怎么做?

廷~。我会救她,你们请回吧!

凡宝我不会离开

廷~。呵呵

廷斜眼望着成浩,成浩把吴亦凡打晕,放在床上,然后望着廷。

廷~。呵呵,吴老爷真是心疼儿子。

寅成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廷~。你都听到了,真的要……

廷~。何必呢?

寅成事情是我……一手造成的,我们吴家人,敢做敢当,没理由让别人善后。

寅成说吧!

廷~。呵呵,没人逼你

寅成不用别人逼

寅成到底要怎么做?

廷~。如果是你……当然没问题了。

廷~。其实……吴亦凡,他也可以做到。

廷~。但是……我不会,让他这么做。

寅成谢谢你

廷~。你想清楚了?

寅成不需要想,告诉我怎么做。

廷~。你儿子怎么办?

寅成亦凡长大了,也可以独挡一面了。

廷~。他……没你想的,那么坚强!

廷~。我来救她可以了

寅成廷,你是个好孩子,吴家会记得你的恩德,你们还小,有大好的未来。

寅成我虚长你们几岁,我怎么能让你们,替我受过。

寅成以后好好珍惜晨儿,帮我照顾亦凡,答应吴叔叔好吗?

廷呆呆的望着成浩,然后用力点点头。

寅成嗯,我们去救她吧!

廷~。吴叔叔,谢谢你爱她。

廷~。我会照顾吴亦凡的,谢谢你。

寅成

大厅

廷设置了结界,然后呆呆的望着成浩,成浩用力点点头。

寅成开始吧!

廷~。吴叔叔,一旦开始,就无法终止,你……

廷~。会非常痛苦……

寅成呵呵,傻孩子

寅成吴叔叔,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你都不怕,放心。

廷~。可是……

廷~。我不想你……你和亦凡,都是很好的人。

廷~。对不起

廷~。我之前还……

寅成叔叔没怪过你,开始吧!

寅成你们都是孩子,叔叔怎么会和你们计较。

廷~。我后悔了,我们在想其他方法吧!

寅成你我都知道,这是唯一的办法。

寅成廷,开始吧!时间拖久了,她醒来的可能,就更渺茫。

寅成亦凡醒来了,就……你要他亲眼目睹……他的父亲离开他吗?

寅成其实他……不坚强,谁也无法承受,这种事。

寅成廷,别犹豫不决了。

寅成叔叔准备好了,开始吧!

廷~。吴叔叔,我……

寅成哎!

寅成好,我自己动手

成浩呆呆的望晨儿,他轻抚一下晨儿的脸颊,他的眼泪决堤而出,他痛苦的望晨儿,然后灿烂一笑,他低头吻住晨儿的唇瓣,他的眼泪落在晨儿身上。

寅成呵呵,你和亦凡要好好的。

寅成我就放心了

寅成廷,亦凡其实心很软,他就是口不对心,叔叔不在,亦凡拜托你了,你们好好的,别闹别扭。

廷~。嗯,我知道了,叔叔

成浩摸摸廷的头,对他温柔一笑。

成浩呆呆的望着廷,然后眼泪汪汪的望着晨儿。

成浩拿出一把匕首,对廷笑笑。

廷~。叔叔

廷~。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了。

廷~。这不是普通的匕首!

寅成没事,我没想过要停止。

寅成只要能救她,我没关系。

廷~。叔叔!

寅成你闭上眼睛

寅成一会就结束了

廷~。叔叔,不要,算了吧!

廷~。还是我来吧!

寅成不相信叔叔吗?

廷~。不是的,我无法看着你……

成浩把自己衬衣撕下一条,然后给廷遮住眼睛,廷的眼泪决堤而出,他痛苦的握住成浩的手,廷的手不停的颤抖着,成浩紧紧抱住他,轻抚他的后背,一下一下。

寅成没事的,别怕。

寅成让叔叔赎罪吧!

寅成不然叔叔,一辈子也无法快乐。

寅成廷,成全叔叔吧!

寅成好不好?

廷~。不要啊!

廷~。我好像错了,亦凡会恨我,我亲手杀了,他的父亲。

寅成傻瓜,这不是你的错,这就是我的命。

寅成呵呵,我不后悔。

成浩放开廷,用力拿匕首刺向自己胸口,匕首发出红色光芒,成浩漂浮在半空中,他痛苦的望晨儿,他握住晨儿的手,血液不停往下滴落,成浩不停的咳血不止,成浩紧紧握住晨儿的手,然后浮在晨儿上方,他紧紧抱住晨儿,漂浮在她的上空,他呆呆的望晨儿。

匕首的灵力,把成浩的血液,不断吸走。

成浩呆呆的晨儿,他痛苦的皱眉头。

他的眼泪,不停往下滴落。

匕首把成浩的血液都吸干了,然后继续玻璃他的灵魂,他痛苦的望着晨儿,他痛苦的大喊一声。

廷用力撕下蒙眼的布条,跪在地上默默流泪不止。

廷~。叔叔

灵魂的玻璃,及其痛苦,他痛苦的紧紧握住拳,他的灵魂一点点出窍,他痛苦的望晨儿,他痛的,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然后灵魂玻璃肉体,灵魂像是金色的光辉,从人形渐渐变为,金色光辉,星星点点的被吸入匕首,成浩的身体,化为金色光辉,消散不见了。

廷呆呆的望他,哭的撕心裂肺的。

廷~。叔叔

廷~。对不起

廷~。对不起,亦凡

吴亦凡呆呆的,望着成浩消失不见了。

吴亦凡跪在地上,默默流泪不止。

廷念动咒语,匕首在晨儿头顶旋转着。

匕首发出金色光辉,金色光辉散落到整个大厅,像下雨一般,廷念动咒语,匕首缓缓落在廷的手里,廷接住匕首,把匕首放在晨儿胸口,匕首悬立在晨儿胸口,廷念动咒语,匕首发出金色光辉,围绕着晨儿。

成浩的魂魄慢慢聚合,然后慢慢附在晨儿身上,然后与晨儿身体融合,廷把匕首封入晨儿体内,匕首融入晨儿胸口,然后金色光辉四散飞舞着,整个屋子都是金色光辉,金色光点不停往下散落。

然后渐渐消失不见了,廷倒在地上,然后默默流泪不止。

结界消失不见了,吴亦凡呆呆的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双眼无神。

廷吐了口血,廷用力擦了一下血液,然后缓缓走向吴亦凡,廷跪在地上,呆呆的望吴亦凡,吴亦凡的眼泪决堤而出,他痛苦的望着大厅,他的手紧紧握住,然后昏倒在地上。

廷呆呆的望他,眼泪决堤而出,廷把吴亦凡被起来,送回房间里。

吴亦凡房间

廷把吴亦凡放在床上,吴亦凡的手紧紧握拳,他痛苦的皱眉,他的眼泪,不停的往下滴落。

廷呆呆的望他,然后默默流泪。

廷~。对不起

廷~。亦凡

廷~。你恨我吧!只要你……能好过点!

吴亦凡昏了迷了三天,廷默默陪着他,默默流泪。

夜晚

吴亦凡缓缓睁开眼睛,看像窗外的孔明灯,他痛苦的望着漫天的金色光芒,他痛苦的颤抖起来,他倒在地上,他猛吐一口血,然后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起来。

廷被夜风吹醒了,他看到吴亦凡倒在地上,心疼的望着他。

廷把吴亦凡抱上床,然后给他疗伤,他痛苦的望着廷,默默流泪不止。

廷~。对不起

廷~。亦凡

吴亦凡呆呆的望廷,他一言不发,默默流泪不止。

经过疗伤,吴亦凡渐渐平静下来,他虚弱的睁开眼睛,痛苦的望着廷。

廷~。亦凡,对不起

吴亦凡呆呆的忘着廷,然后闭上眼睛,默默流泪。

廷呆呆的望着吴亦凡,默默流泪。

吴亦凡自从清醒后,一言不发,不吃不喝,像个木头一样,眼神呆呆的,双眼无神。

廷只能每天,给他输血,吴亦凡日渐消瘦,瘦的不成人形。

廷每天陪着他,吴亦凡只是呆呆的,望着成浩照片,他每天以泪洗面,非常消沉。

廷呆呆的望着他,哀声叹气的,愁眉不展。

家里气氛非常低沉,陛下也会偶然看望吴亦凡,但是吴亦凡还是一言不发,没有一丝生气。

晨儿依然没有苏醒,大家都一脸凝重。

边白和艺兴也会去看吴亦凡,然后叹气离开。

廷每天都酗酒滋事,廷也瘦了好多,他即使再醉,还是会,陪着吴亦凡。

俊勉每天忙的,要死要活的,晚上就喝的烂醉如泥。

俊勉在成浩走后,性情大变,变得异常暴躁易怒,他用强硬的手段,把那些不服重的老一派,一网打尽,斩尽杀绝。

俊勉的改变,让所有人,胆颤心惊,闻声色变,闻风丧胆。

夕阳西斜

廷坐在沙发灌自己酒,他喝的醉熏熏的,他缓缓走向晨儿房间。

他走向晨儿床边,跪在地上默默流泪不止。

廷~。晨儿

廷~。求你了,醒来好吗?

廷~。为了救你……叔叔离开了,你现在……也不醒来,我真的快撑不住了,吴亦凡要死不活的,我真的快疯了,我的心里好痛苦啊!

廷~。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廷~。晨儿,我真的好希望……死的是自己。

廷~。我是不是错了,我该怎么办啊!

廷呆呆的望晨儿,然后哭着哭着,倒在地上睡着了。

晨缓缓睁开眼睛,她缓缓坐起来,她揉揉太阳穴,环视一下四周。

她看到倒在地上的廷,晨呆呆的望他,然后把他抱起来,轻轻放在床上,坐在床边呆呆的他,他痛苦的皱眉头,他的脸上都是冰冷的泪水。

晨心疼的望着他,为他擦拭眼泪,把他抱进怀里。

廷缓缓睁开眼睛,看到晨儿抱着自己,他痛苦的望晨儿,他紧紧抱住晨儿,哭的撕心裂肺的。

晨紧紧抱住他,轻抚他的后背,心疼的望着他。

廷~。晨儿

廷~。你终于醒来了,太好了。

廷~。你知道……这些天,发生了什么事吗?

廷~。吴叔叔,他……离世了。

晨儿-_~晨儿呆呆的望廷,你说的吴叔叔……是……成浩?

廷~。

晨呆呆的望着廷,然后默默流泪不止。

晨儿-_~怎么会这样?

廷~。我想救你……可是叔叔……他救了你。

晨儿成浩,怎么救我的?

廷~。他……牺牲自己,救你

廷~。对不起,如果是我救你……一切都不会……这么糟了。

廷~。对不起,吴亦凡,他不好,他每天不吃不喝,哎!

廷~。我真的……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晨儿凡凡,对不起!

晨儿对不起

廷~。你去看看他吧!

廷~。他看到你……可能心情能好些!

晨呆呆的廷,晨儿紧紧抱住廷,用力吻他的唇瓣一下,然后缓缓松开他,转身离开去找吴亦凡。

廷呆呆的望晨儿,他现在心里百感交集,但是他经过这两天,他明白很好事。

他不会吃醋了,因为能够看到晨儿,这已经是上天,给他的恩赐了,他什么也不会要求了,只要她活着,廷就很满足了。

他叹了口气,呆呆的望她的身影,他的眼泪决堤而出,他呆呆的望着窗外,默默流泪。

廷~。你能回来,我就别无所求了。

晨儿瞬移到吴亦凡房间

吴亦凡呆呆的望着窗外,默默流泪不止。

晨瞬移到他身边,从后面紧紧抱住他,靠在他背上默默流泪。

吴亦凡呆呆的望晨儿,他痛苦的望着晨儿,然后倒在晨儿怀里,哭的像个孩子似的,晨儿紧紧抱住他,吴亦凡紧紧抱晨儿,哭的伤心。

晨儿凡凡

晨儿我的凡凡

凡宝我好想你啊!

凡宝晨儿,你终于醒了。

晨儿凡凡,对不起!

凡宝这是他的选择……

凡宝但是我的心好痛好痛啊!

凡宝晨儿

晨儿凡凡,对不起

晨儿我……

凡宝他如果……知道,你醒来后,一定会开心的。

凡宝这是他留下的信

晨儿呆呆的望吴亦凡,颤抖的接过信。

信的内容是

寅成亦凡

寅成父亲对不起你,没有好好照顾你,让你受了很多委屈,但是父亲,也像所有父母一样,爱着你。

寅成父亲一直活的好累,但是我觉得……这一切是我想要的,我想站在高处,我想守护你们。

寅成但是……遇到她后……我突然间……想抛弃一切,只想和她长相思守。

寅成呵呵,但是事与愿违,我们……注定有缘无分。

寅成但是我好爱她啊!原来爱一个人,是这么幸苦,又这么快乐的事,短短的时光,对我来说却是弥足珍贵,我会一直记得,我是那么爱你。

寅成亦凡,对不起,我做父亲无疑是非常失败的。

寅成但是我依然爱你,亦凡,你是我最钟意的儿子,你也和我最像,你以后会成为一个好首领的,即使我不在你身边,你舅舅也会继续帮你的。

寅成我不后悔爱她,廷其实是个很好的孩子,他一直很挣扎,很痛苦,做这个决堤,是我逼他的,他一直在哭,不舍的望着我,我知道他其实,只是外冷内热,内心深处很柔软。

寅成亦凡,别怪任何人,我如果不想做,谁也无法逼我,你知道我的脾气的,好好照顾晨儿,好好珍惜彼此,我会在天上看着你们,祝你们幸福快乐。

寅成下辈子,我依然想做你父亲,爱你的父亲。

寅成亦凡,你要好好活着,这样我才能安心离开。

寅成晨儿,如果也在你身边的话,希望你们可以永远幸福。

寅成我爱你们,亦凡,晨儿。

寅成别因为我的离去,而不快乐,我之所意这么做,就是希望你们幸福快乐。

寅成你们如果不快乐,我的离开就没有意义了。

寅成亦凡,我希望你能接替我的位置,我不在帮我看着舅舅,我离开对他,打击肯定很大,所以要像个男人一样,重新振作起来,守护我的家人,和我辛苦建立的王国。

寅成时间紧迫,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亦凡我一直相信你,你会做个好首领的,别学父亲要专一,好好爱晨儿,知道吗?

寅成晨儿如果醒来,好好珍惜彼此,真心得来不易,知道吗?

寅成呵呵,别嫌我啰嗦,我也自己好啰嗦啊!难得啰嗦一次,亦凡,记住父亲的话。

寅成我的所以密码,都是你生日,我的手机秘密,也是你生日。

寅成还说什么呢!算了吧!

寅成亦凡,父亲……爱你

信纸上都是斑驳的泪痕,晨颤抖着紧紧握住信纸,默默流泪不止。

晨儿跪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的,她紧紧握住信纸,她手不停的颤抖着。

她的眼泪决堤而出,肆意的滴落在地板上,她呆呆的望着,手上的红色戒指,她的手紧紧握住,她的手紧紧握拳,发出格格响声。

吴亦凡跪在她面前,眼泪汪汪的望晨儿,晨儿眼神呆滞,眼睛里没有一丝神彩,她默默流泪不止,像个木头一样,一动不动的默默哭泣着。

晨儿对不起

晨儿成浩

晨儿值得吗?

晨儿傻瓜!

吴亦凡紧紧抱住晨儿,眼泪决堤而出,他痛苦的望着晨儿。

凡宝值得的,傻瓜

晨儿为什么?

晨仰天长啸一声,她颓废的坐在地上,默默流泪,他的手紧紧握住,她好不甘心,成浩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上天这么不公平。

晨儿啊啊啊啊!

晨儿我会救你,死也要救你!

晨儿等我,成浩

晨猛地站起来,她闭上眼睛,她浑身都散发着肃杀之气,她的混身都是黑气,她伸手准备,打个响指,吴亦凡紧紧抱住她。

凡宝晨儿,别这样!

凡宝你在这样下去,会入魔的!

晨儿恨恨的瞪着吴亦凡,吴亦凡呆呆的望她,后退一步,他痛苦的望晨儿,他紧紧抱住晨儿,眼泪决堤而出。

凡宝晨儿!

凡宝算了吧!

凡宝我不想你冒险,他也不想!

晨儿但是……我必须救他!

晨儿凡凡,对不起,我不能丢下他。

晨儿相信我,我会救他回来,如果回不来,把我们葬了吧!

晨儿我会陪着他,不会让他孤单一个人。

凡宝晨儿!这不是他想要的!

晨儿这我想要的!

晨儿凡凡,等我回来.

凡宝晨儿!

凡宝不要啊!

凡宝你的身体撑不住,傻瓜

晨儿我可以,等我回来。

晨儿的浑身都黑气笼罩,她胸口有红色光芒闪耀着,她紧紧握住拳,她大喊一声,她闭上眼睛,打了个响指,吴亦凡呆呆的望她,吴亦凡想上前拉住晨儿,红光把吴亦凡震开,他倒在地上,吐了一口血,他眼泪汪汪的望晨儿,晨儿眼泪决堤而出,她咬牙闭上眼睛,然后消失不见了。

晨儿凡凡,等我

晨儿我会带他回来

晨儿如果不成功,我会一直尝试,直到成功为止!

晨儿消失不见了,她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吴亦凡倒在地上,默默流泪不止,他痛苦的望着,晨儿站的方向,他用力重重捶地,然后哭的伤心。

凡宝好,我等你

凡宝是你的话,也许可以做到,傻瓜

凡宝我会一直一直等你,晨儿

吴亦凡缓缓爬起来,他痛苦的望天空,然后对着天空大喊。

凡宝晨儿,你一定要早点回来!

凡宝因为我在等你啊!

凡宝傻瓜

晨儿视角

晨儿睁开眼睛,看到成浩呆呆的望远方,她缓缓走向他,眼泪汪汪的望他,他猛地回头望着晨儿,晨儿紧紧抱住他,哭的撕心裂肺的。

成浩一动不动的望着晨儿,他呆呆的望晨儿,他的眼泪不由自主的往下滴落,他的手不停的颤抖着,他突然间想紧紧抱住晨儿,但是……他没有,他的手停在她身后,一动不动的。

寅成你是?

寅成我们认识吗?

晨儿你不记得我了!

晨呆呆的望他,然后失落的望着他,晨儿缓缓松开他,眼泪决堤而出,她低下头,默默流泪不止。

晨儿呵呵,不认识我,没关系,我认识你好了!

晨儿环视四周,发现这是一个半山别墅。

俊勉走进房间,然后呆呆的望晨儿,然后在看了眼成浩,马上了然于心,他邪笑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

他在关门的时候,对晨儿笑笑,晨儿一脸茫然。

成浩的手机响了,他接通电话。

寅成

寅成嗯,你要回来了。

寅成

寅成

寅成挂了

成浩呆呆的望晨儿,仔细打量了晨儿一遍,然后坐在沙发,悠闲的喝茶。

晨儿坐在沙发上,呆呆的望他,晨儿的眼泪不停往下滴落,他诧异的望着晨儿。

他的茶杯没有抓稳,茶水哗哗的洒在他西装上,他马上反应过来,把杯子放在茶几上,然后起身去换衣服。

成浩毫无顾忌的,在晨儿面前换衣服,晨儿呆呆的望他,他依然在换衣服,没有一点表情。

他在系领带时,一脸严肃烦躁,反复系了好几遍,都没有系好,他闭眼叹气。

晨儿缓缓走向他,为他系领带,他呆呆的望晨儿,晨儿熟练的为他系好领带,给他整理衣领和袖口,一气呵成有条不紊的样子,让成浩感到非常诧异。

晨儿低头跪在地上,给他整理裤子,系好腰带。

他呆呆的望着晨儿,一动不动的望着晨儿。

晨儿缓缓站起来,对他温柔一笑,他呆呆的望着晨儿。

晨儿钟叔,平时帮你整理,你不擅长这些,我明白的。

寅成_-_-你知道钟叔?

寅成_-_-你是谁?

晨儿我是谁?重要吗?

晨儿我是一个对你,没有威胁的人。

寅成_-_-何以见得?

晨儿我是为你而来,我会守护你。

寅成_-_-为什么?

晨儿你相信我!

寅成_-_-嗯,你并没有说谎。

晨儿呵呵

晨儿我说的是真的,这次换我守护你。

寅成_-_-换……你认识我?

晨儿对,我认识你

晨儿成浩,你看这个戒指,是你给我的。

晨儿我们两是一样的

成浩呆呆的望着晨儿,他用力握住,晨儿手腕,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晨儿。

寅成_-_-你说……这是我……给你的!

寅成_-_-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晨儿我知道,我当然知道。

寅成_-_-你知道!所以你……你要做我的夫人吗?

晨儿低头不语,只是默默流泪不止。

寅成_-_-你不想做……我的夫人!

寅成_-_-你倒底是谁?

寅成_-_-为什么会有戒指,知道我的习惯,知道钟叔,你看俊勉的眼神,你明显是认识他的。

晨儿对我认识,关于你的事,我都有了解。

寅成_-_-哦?那你说说,都了解我什么

晨儿成浩,你听我说,也许你会难以置信,但是我……我说的都是真的。

寅成_-_-哦?你叫我成浩,呵呵,你是第一个,敢这么叫我的人!

晨儿成浩,你听我说,我们是认识的,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但是……我是来救你的,我是从未来来的,你……我不会害你的,我发誓,如有半句虚言,天诛地灭。

寅成_-_-哦!你是从未来来的,我们两认识,有过一段情,你不喜欢我,我一厢情愿,还为你……离世了,你来救我,是吗?

晨儿眼泪汪汪的望他,他慢慢靠近晨儿,把晨儿拥入怀里,呆呆的望着晨儿。

寅成_-_-不爱我,为什么救我,你喜欢的谁?

晨儿低下头,不语。

成浩轻轻托着晨儿的下巴,呆呆的望晨儿,晨儿眼泪决堤而出,她痛苦的望着他。

寅成_-_-是谁?

寅成_-_-是亦凡!

晨儿你……怎么会!

寅成_-_-呵呵,我能坐上今天这个位置,我连这么浅显易懂的事,都看不穿,我就可悲了!

寅成_-_-你的香水,很好闻,但是……你身上有亦凡的味道。

寅成_-_-他的香水,是我为他定制的,独一无二。

寅成_-_-我故意抱你,就是想确认一下。

寅成_-_-我相信你,戒指无法作假,还有……就是,你的东西掉了。

成浩打开信纸,看到内容后,后退一步,他痛苦的望晨儿,他缓缓坐在沙发,闭眼苦笑。

晨儿跪在地上,呆呆的望他,成浩的眼泪决堤而出,他呆呆的望着晨儿。

寅成_-_-你叫晨儿

晨儿

寅成_-_-呵呵呵呵呵呵

寅成_-_-我怎么离世的?

晨儿低头不语,她的眼泪决堤而出,她痛苦的,默默流泪不止。

寅成_-_-呵呵,无所谓了,反正都……

寅成_-_-我什么时候,会……

晨儿我也不清楚,我当时……昏迷了。

寅成_-_-但是你……苏醒了,我成功了!

寅成_-_-呵呵,也好

寅成_-_-至少你没事了

寅成_-_-那么你要怎么做?

晨儿我不知道,但是……我想陪着你。

晨儿这个世界,还有一个晨儿,在凡凡身边。

晨儿你别和她碰面,也许……一切就会……改变了。

寅成_-_-哦!好

寅成_-_-亦凡,如果看到你,不是就会发现了。

晨儿我可以让他,看不到我。

寅成_-_-哦!

成浩长出一口气,他靠在沙发上,闭眼流泪,晨儿呆呆的望着他。

他调整了一下情绪,然后坐起来,呆呆的望晨儿,为晨儿拭去眼泪,把晨儿拥入怀里。

寅成_-_-未来如果改变了,你的心意呢?也会改变吗?

寅成_-_-你有喜欢过我吗?

晨儿紧紧抱住他,用力点点头,他呆呆的望晨儿,他又哭又笑的望着晨儿,他紧紧抱住晨儿。

寅成_-_-晨儿,如果结局无法改变,你要怎么做?

晨儿我不会放弃你,我会一直尝试改变,直到改变为止。

寅成_-_-呵呵,值得吗?

晨儿当然值得,成浩。

寅成_-_-呵呵,好,无论能不能不改变,我能在见到你,和你在一起,我很满足了。

晨儿呆呆的望着他,她的眼泪决堤而出,她紧紧抱住成浩。

寅成_-_-亦凡回来了

晨儿我不可以露面

寅成_-_-但是……我想……你能陪着我,时间短暂,不可以吗?晨儿

晨儿好,我会一直陪着你。

寅成_-_-谢谢你,晨儿

寅成_-_-晚上有宴会,你陪我去吧!。

晨儿

成浩的眉头紧皱,他痛苦的低头不语,晨呆呆的望他,心疼的要命。

晨儿胃痛吗?

寅成_-_-

晨儿把成浩抱到床上,然后给他疗伤,他呆呆的望晨儿。

寅成_-_-这是?

晨儿治愈之力

寅成_-_-你来这里,也是用能力?

晨儿

寅成_-_-那你……你可以吗?

寅成_-_-我看你好虚弱的样子,我没事,吃点药就好了。

晨儿没事

寅成_-_-可是……

晨儿成浩,你好啰嗦。

寅成_-_-呵呵,这么快就烦我了

晨儿呵呵,乱讲话,才没有呢!

寅成_-_-不烦我,爱过我吗?

晨儿想听真话吗?

寅成_-_-

晨儿好像有,呵呵

寅成_-_-真的,别骗我!

晨儿没有啊!我发誓

寅成_-_-呵呵,看来我……值了!

他笑的灿烂夺目,他用力环住,晨儿脖子,把她拉向自己,她们呆呆的望对方,他们两的距离好近,睫毛都会,触碰到对方睫毛。

晨儿咳咳咳咳

寅成_-_-怎么了吗?

寅成_-_-你不舒服吗?

晨儿呵呵,你要干吗?

寅成_-_-呵呵,你猜!

晨儿坏人

寅成_-_-呵呵,你不早知道了吗?我有好多女人

晨儿别闹了,成浩。

成浩呆呆的望晨儿,然后吻住晨儿的唇瓣,晨儿用力推开他的脸颊,他失落的低头不语。

晨儿生气了?

寅成_-_-

晨儿那你生气吧!我去煮粥了

晨儿猛地站起来,他呆呆的望晨儿,用力拉住晨儿手,委屈巴巴的望着她。

寅成_-_-你不是应该哄我吗?

寅成_-_-你要去哪?

晨儿呵呵,让你冷静一下。

晨儿你多大人了,还要我哄!

寅成_-_-我冷静不了,你不哄我,我就把你吃了。

晨儿呵呵,真霸道!

寅成_-_-我就是霸道,吃什么粥啊!我要你

晨儿别闹了,乖一点

寅成_-_-呵呵,你居然敢推开我,是谁不乖,你是第一个……敢推开我的女人!

晨儿呵呵,我就推,我还生着气呢!

寅成_-_-我做什么了?

晨儿你做什么了!你……体力很好嘛!和众夫人快活!

寅成_-_-呵呵,你看到了吗?

上一章 七十五战火蔓延 为你伤年华伤离别,颜为君欢最新章节 下一章 七十七章陪伴与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