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校园言情小说 > 装成大佬的小怂包
本书标签: 校园言情  校园 

第十章

装成大佬的小怂包

一点……礼貌都没有?宁心握着筷子的手紧了紧。上辈子,她听苏柔说过太多像这样挑剔的言语。要是以前,她一定会认为是自己做错了,然后第一时间向妈妈认错。希望妈妈不要讨厌自己,希望妈妈能够像喜欢顾妍一样喜欢自己。但是重活一次,宁心重来的不止是人生,也是彻底清醒的大脑。她清楚的知道,这次,她并没有做错什么。“妈妈,我并不赞同你的话……”即使声音很轻很软,宁心依旧垂着脑袋,盯着眼前瓷白名贵的餐具,说出心底话。“你还敢狡辩?你自己在楼上玩,故意磨蹭要我们全家等你吃饭,难道不是没礼貌!”“我没有在楼上玩,我在学习……”宁心忽然抬起脑袋,藏在刘海后的双眸若隐若现。“而且,阿姨叫我下楼吃饭,我就下来了。我承认,我的确是最后一个到餐厅的,这让你们等了。但是……我没有故意磨蹭。”说完,宁心又低下脑袋,不去看被气得心口起伏的苏柔。

“你……你……好哇,这就是你的涵养!你才被接回来多久,我教你一句,你就连我都敢顶撞了!”苏柔原本只是想借着顾连成不在的机会,敲打一下宁心。却没想到,看起来怯懦小家子气的宁心,还敢还嘴了。要知道宁心刚被接回家那段时间,只会讨好她,她说什么都不敢忤逆。之前她数落宁心的时候,宁心只敢低着头悄悄抹眼泪。既不敢告状,也不敢申辩,就是个三棍子打不出一句话的性子。和妍妍比起来,宁心这种笨拙又怯懦的性格,根本上不了台面,更不像是她的女儿。没想到,现在翅膀却是长硬了。“宁心,你怎么能跟妈妈顶嘴呢,妈妈说这些都是为了你好,你快跟妈妈道歉!”顾妍见苏柔气得够呛,连忙起身扶住苏柔。宁心依旧低着头,不说话。苏柔:“妍妍,你看看她你看看她,亏得她还是我亲生的,还没你一半懂事。”宁心的手收在袖子里,微微颤抖。“妈妈,你别生气,宁心肯定不是故意的。”顾妍一边替苏柔顺气,一边催促,“宁心,你还不快道歉!”

埋着头的宁心:“……”道歉……她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她在楼上学习,没有故意磨蹭,也没有做错什么。虽然宁心无意和身为女主的顾妍发生争执,但不代表,她要无原则的退让。宁心再一次抬起头。这一次,她稍稍偏头,刘海划向一侧,露出她澄澈清透的眼眸。和旁人想象中的怯懦不一样,她藏在厚重刘海下的那双眼,仿佛能看透一切。那微微上挑的桃花眼,直勾勾地注视着站在餐桌对面的母女俩人。“好,我道歉……”宁心侧眸看向苏柔,语气诚恳:“妈妈,对不起……是我缺乏家教了,请你原谅。”“你……你说什么……”苏柔大叫。她不敢相信,宁心居然敢当着她的面,说出这种话。这哪是在道歉!这分明就是在故意气她!宁心承认自己没家教,和戳着她的脊梁骨骂她有什么区别!她可是宁心的亲妈!宁心慢吞吞地说:“我说,我缺乏家教,是我的不是。妈妈,我毕竟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有人

生没人教,不是吗?”苏柔伸出颤抖的食指,指着宁心:“你敢骂我,你居然敢骂我!”宁心摇头,脸色很淡:“没有,我只是在向您道歉。”“你……”苏柔被气得够呛。她只觉得自己暴怒的情绪,都打在了棉花上。苏柔气得心肝脾肺肾全在抽痛,她气恼至极道:“你以为我想管你?要不是时珩还在等着妍妍一起学习,我才懒得说你。你知不知道,为了等你,你妹妹已经快迟到了。妍妍和你不一样,现在是她学习的关键时期,你这样做,是在耽误你妹妹!”终于,说出实情了吗?原来,就连管教她都只是顺便的。一切又是为了顾妍啊。宁心水润的桃花眼垂了下来,卷曲的睫羽轻轻扇动。“哦,那我不耽误你们了……”她倏地起身,不再留念。很多东西,上辈子都已经看清了,又何必再眷恋。宁心不等苏柔斥责,转身上楼。苏柔极其败坏:“你……你有本事,今晚都别下来吃东西!”苏柔特意吩咐管家,只要宁心下楼就去通知她。

可是宁心一晚上,宁愿饿着肚子学习,也再没下过楼。第二天早晨5点,窗外还是漆黑一片,宁心手机里的闹钟就响了。她第一时间按掉闹钟,起床,洗漱,换上校服后背上书包下楼。这时候,整个顾家上下,除了她之外,全在沉睡之中。宁心到厨房拿了个菠萝包,塞了瓶牛奶在书包里,就戴上耳机出门了。她在厨房的冰箱上留了纸条,让佣人代为转交。昨晚在餐厅和苏柔发生争执后,宁心更加下定决心要努力学习。只有这样,到了大学,她才可以尽早独立搬出顾家。前一晚,宁心在房间学到快0点才去睡觉,今天一早,她5点就又起来了。可是宁心一点也不觉得辛苦,反而有种隐隐的庆幸。她庆幸自己有重来一次的机会,庆幸自己没有在这辈子继续迷失。她是笨鸟,所以更该学会先飞。宁心背着她的书包,从顾家住的别墅区跑向学校。早上5点50分左右,终于到达。“呼,呼……居然跑了快四十分

钟。”宁心掐着腰半蹲在学校门口,气喘吁吁的。乐学私立是贵族学校,本来就建在富人区。从顾家的别墅开车到这里,只要十分钟车程。换成跑步的话,如果体力充足,按理说三十分钟就该跑到。不过,宁心昨晚没吃,平时又缺乏运动,要不是年轻底子好,说不定四十分钟都不够她跑。她一边从书包里拿出早就备好的牛奶,插上吸管慢慢喝,一边往教室走。这个时间段,教室应该没人。她待会儿就可以在教室里一边背单词,一边把早餐解决了。谁知,宁心刚走到教室门外,就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从教室里传来。“嗒嗒、嗒嗒嗒……”这是,粉笔在黑板上写字的声音?宁心突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这个时间点,怎么会有人在教室里写板书?乐学私立虽然对学习要求严格,但却不到严苛的地步,反而更看重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因此,他们学校没有早自习,也没有晚自习,说是要把时间还给学生。现在这个时段,除了宁心自己,整栋教学楼按理说就不该有人

存在。宁心的心瞬间提了起来。她脑子里没来由冒出了诸如‘校园怪谈’类的恐怖画面。宁心自己都是莫名其妙重来一次的人,如果运气不好撞见点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也不是没可能。‘别看了,快走吧……’心里明明这样告诫自己,可宁心偏偏还是忍不住靠近教室门。她猛地推门而入,想要把那个‘不干净的东西’抓个正着。结果,门推开,小姑娘却傻眼了。清晨的阳光从窗外洒落进来,正好落在讲台上那身材挺拔高瘦的少年身上。时寒就站在那,手里还握着一截白色的粉笔。黑板上满是一些奇奇怪怪、宁心看不懂的数字符号。他书写的动作顿住了。偏头,垂眸。深不见底的目光落在突然推门而入的宁心,那张怔愣的小脸上。“寒、寒哥……”宁心仰着下巴,因为跑步而微微汗湿的刘海被她撩到一侧,露出半个光洁的额头。那双微微上挑,看起来清纯而娇美的桃花眼,就这样怔怔地望着讲台上的少年。时寒还是第一次清清楚楚看到,宁心那双似小鹿单纯,又似精

灵娇媚的桃花眼。水光盈盈的一双眼眸,藏着惊愕、诧异和……崇拜。时寒狭长的眼沉了沉,诡谲幽深。“寒哥,原来是你啊……”宁心松了口气,瞬时笑了出来。是时寒,不是别的脏东西。虽然昨晚无意间撞见时寒住对面时,他没给自己什么好脸色看。但是在宁心心里,时寒还是那个助人为乐的大佬。他只是脾气怪了一点,但却是个好人。宁心抿着唇,唇角微扬,因为运动后而泛起微微绯色的小脸,像红苹果一样可口诱人。“你这么早就来学校了啊。对了,你的校园卡……”她软软的声音才刚刚响起,时寒就突然放下手中的粉笔。“刷刷刷——”时寒没搭理宁心。他沉默地拿起黑板擦,面无表情擦掉黑板上那些复杂的数字符号。宁心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时寒虽然没说话,但是她能感受到,他现在好像很不开心。他为什么不开心?是因为她突然出现吗?宁心没来由地,就想到了昨天

晚上,在房间里撞见时寒那一幕。那时候,时寒分明是看见她的,却依旧冷着脸重新关上窗,拉上窗帘。如果没有今天的事,她可能还以为昨天晚上是自己想多了。但是现在她却明白,自己应该是惹人讨厌了。她本来就不是个招人喜欢的女孩,这种事,从上辈子就该清楚了。“对不起……”宁心有些难过地咬住唇。她昨天差点失去,跟时寒交朋友的勇气。是他好心教她做题,又借她校园卡,才让她重新鼓起勇气靠近他。“我以为你愿意帮我,是因为,你也想跟我做朋友……但是,好像是我误会了你的意思。”宁心垂下眸,盯着自己脚尖,不敢去看时寒。她慢慢地走上讲台,将手伸进校服口袋。“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谢谢你,借卡给我。”说着,宁心就把一直小心翼翼存放在口袋里的校园卡拿了出来,轻轻放进时寒掌心。那张卡,温温热热,还带着宁心的体温。……

上一章 第九章 装成大佬的小怂包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