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校园言情小说 > 装成大佬的小怂包
本书标签: 校园言情  校园 

第二十一章

装成大佬的小怂包

蓝毛白了眼胖子,都不想跟他说话。一旁的高磊无言以对:“是庄琴的生日。”庄琴?宁心听到这个名字,藏在刘海后的双眼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她差点把这件事忘了!庄琴,就是时寒和时珩的亲生母亲,锦城第一贵妇时太太的名字。宁心上辈子记得,差不多就是九月中旬左右,她第一次跟着父母去了时太太的生日宴。宁心永远都忘不了那天。本来时顾两家说好,要在时太太的生日宴上,向所有宾客传达宁心和时珩订婚的消息。可是那天,她却在宴会正式开始前,无意中撞见了时珩掐着顾妍的腰,把顾妍按在墙上亲。上辈子的宁心,在那一刻似被嫉妒冲昏了头脑,身后就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推动她冲了过去。她当场不管不顾地质问时珩,还想要撕扯被时珩护在怀里的顾妍。没行到,反而被时珩厌恶地推倒在地。她上辈子喜欢上时珩,是因为时珩在她回顾家第一次参加宴会时,绅士地搀扶起了穿不惯高跟鞋跌倒的她。而讽刺的是。在他们要宣布订婚消息的宴会上,他却为了护着她名义上的妹妹,无情地推开她。宁心那时候狼狈地跌倒在地上,因为闹得动静太大,还引来了宾客围观。顾太太苏柔匆匆地从人群中挤出来,问都没问一句,就立刻叫人来把宁心塞回车上,吩咐司机把她送走。后来,宁心听说顾妍代替她,在生日宴上和时珩跳了开场舞,引来全场赞美。而她这个代表顾家,和时珩联

庄琴?她上辈子喜欢上时珩,是因为时珩在她回顾家第一次参加宴会时,绅士地搀扶起了穿不惯高跟鞋跌倒的她。而讽刺的是。在他们要宣布订婚消息的宴会上,他却为了护着她名义上的妹妹,无情地推开她。宁心那时候狼狈地跌倒在地上,因为闹得动静太大,还引来了宾客围观。顾太太苏柔匆匆地从人群中挤出来,问都没问一句,就立刻叫人来把宁心塞回车上,吩咐司机把她送走。后来,宁心听说顾妍代替她,在生日宴上和时珩跳了开场舞,引来全场赞美。而她这个代表顾家,和时珩联姻的真千金,却落得被人嘲笑的下场。甚至于,因为顾太太害怕丢脸故意隐瞒的原因,大多数人还不知道她跟时珩有了婚约。人人都以为时珩和顾妍还是一对,她在学校和整个豪门圈的处境,更艰难了。“哼,原来是庄琴那个老女人的生日……怪不得我们寒哥不来学校了,他这几天心情肯定不好。”胖子暗藏不爽的声音,将宁心的思绪从上辈子拉了回来。高磊:“庄琴过生日,不知道又要怎么折腾我们寒哥。你们说这次生日宴,寒哥会不会去?”胖子:“谁知道,那个老女人

一天一个变,可能要去问她心心念念的大师,才会安排怎么折腾我们寒哥。不过,有了前几次的经验,今年她应该不敢再来招惹寒哥了。毕竟,三年前,寒哥可是亲自送了一大袋的蛇,到她的生日宴上。”胖子几个人提起时太太来,全是直呼其名,完全没有一点对长辈的尊敬。换了别人,可能会觉得他们这样做没有礼貌。可是宁心不是别人。她深刻的知道,当你不了解一个人,一件事的时候,就不能随意评论。她上辈子只听过关于时寒的各种不利传闻,这辈子,她自己用眼睛看,用心感受。她相信寒哥和寒哥的朋友们这么做,一定有他们的道理。“寒哥最近心情不好的话,我们要不要想个办法,让他开心一点……”宁心忽然开口,“不如,今天放学,我们一起去他家看看他吧?”“去寒哥家?不去不去,我才不去,我怕被寒哥扔出来。”黄胖子直接拒绝。高磊也摇头。就连看起来很关心时寒的蓝毛,也沉默了。宁心面露狐疑。这几个人怎么都这样啊,说好

了大家都是朋友,可是一提去寒哥家,就一个个摆手退却。寒哥家……明明那么豪华舒适,司机叔叔做的糕点也好吃。正在这时,老唐突然气鼓鼓地冲进教室。“你们这些兔崽子,一个个皮痒的啊,让你们好好反思给我把题认真做出来。你们倒好,居然给我集体抄答案!啊,抄的答案,还抄错了!你们丢不丢人,丢不丢人!前天中午留下来做试卷的19个人,除了宁心,统统给我滚出来!”“什么情况啊老唐?”“怎么回事……”黄毛等人刚站起来说两句,就被老唐拿黑板擦砸了。唐若川:“再敢废话就罚你们去操场跑圈,都给我滚去办公室!”宁心:“……”唐老师,好,好凶。就在这时,看起来怒不可遏的老唐一个转头。熊熊燃烧的目光锁定了宁心。宁心下意识,咽了咽喉咙。下一秒,却看到老唐跟换了张脸一样,笑眯眯朝她走了过来。“宁心啊,你不错,很不错……进步真大,居然把题目都做出来了。你知不知道,你是我们班唯一一个做对三道题的学生。

老师真是欣慰啊,没有白教你!你要好好努力,我看好你……原来的那个课代表就不要了,换你,以后你就是我们班的数学课代表!”宁心连忙摇头:“唐老师,我不行的……”什么数学课代表,她怎么能当数学课代表?她不行啊,她数学是渣!可是唐若川根本不管宁心愿不愿意,就一个劲儿的夸。夸完还大声地,向全班宣布这个好消息。宁心心虚的,都不敢抬头。特别是老唐还说,要把原来的数学课代表撤了换她。她不知道原来的数学课代表是谁,总觉得自己像做了坏事一样,低着头,不敢跟其他同学的目光对视。直到老唐把黄毛他们带走,宁心才怯怯地抬起脑袋,小心翼翼看周围。发现没人注意自己,她轻轻地问隔壁的胖子:“黄翔同学,那个……原来的数学课代表是谁啊?”她想去跟人道歉,顺便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去找唐老师把职务换回来。老唐不在,胖子正低头偷偷打游戏。他头也不抬:“数学课代表?

哦,是寒哥啊。”什么,是时寒!这下,宁心更慌了。一旁的高磊看出宁心的慌张,安慰道:“你放心拿去当……这个数学课代表,是寒哥高一的时候,因为碰运气做出一道难题,被当时的数学老师硬追着塞给他的。要不是没人敢接,他早就甩掉了。”高三(23)班的学生,从来没人相信,他们的大佬能解出数学题。所以,人人都以为,当年时寒做出那道难题,是碰运气。宁心却知道实情。不是的,寒哥很厉害。现在厉害,未来更厉害。她怎么能在寒哥面前班门弄斧呢?必须想个办法,把数学课代表还回去。……三节课很快过去。到了大课间的时候,其他人都跑出去玩了,只有宁心还在教室里写作业。就在这时,教室外突然传来嘈杂声。“老唐也太狠了!这次居然要三道题全做对才坑放人,这谁顶得住啊?”“这三道题,谁他妈算得出来,

你们谁会?”“会个屁,老子要是会,就不去抄张明宇的了……”“谁想到老唐居然把张明宇的卷子改错了,害得我们全抄了错误答案。这下完蛋了,做不出来,要跑一个月操场。”十几个染着各种颜色毛发的男生,拿着试卷推门而入。宁心正好抬头,就跟带头的两个黄毛视线相对。看到坐在教室最后的宁心,两个黄毛愣了愣,突然咧开嘴,笑了。宁心:“……”她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黄毛一号:“哈哈哈……有救了!新同学三道题全做对,借她的卷子抄!”黄毛二号:“卧槽,救星啊。新同学快把你卷子拿出来,给我们抄抄!”十八个‘饥渴难耐’的大男生,一窝蜂拥向宁心,将她围在中央。宁心从没被这么多男生,近距离地围观过。她藏在刘海后的双眸,轻轻震颤,小脸红得发烫。虽然这样,但她顾念这些同学在食堂对自己的维护。宁心稳住慌乱的情绪,小声说:“我不能借你们抄的,你们抄

了一样的答案,唐老师肯定看得出来。到时候,你们还是要挨罚。”男生们顿时泄了气。帮不上忙,宁心眼神也随之暗淡。突然,她想到了什么。“要不然这样吧,我试试,给你们讲题?多的我不会,但是这三道题,我回去后有仔细地整理过,应该没问题。”众人一听,面面相觑。他们上课从来不听讲,新同学现在讲题,他们能听懂吗?……下午上课前,胖子几人进教室的时候,就看到一道娇娇小小的身影站在讲台上,正一笔一笔在黑板上写着什么。“这里,刚才还有四个人没弄懂的知识点,很重要。看清楚哦,这段算式要记得变形,解到这一步,就可以求出公比。然后……”原来是宁心,她站在讲台上,居然在给教室里那十几个男生讲题。宁心已经耐心的解释了一中午了,午饭都没去吃。三道题,她翻来覆去讲,用自己的方法。因为她本身成绩就不好,基础也薄弱,所以反而可以理解这些同学的心理。宁心就从最基础最浅显的地

方,一步步分拆解析。幸好她前天回去后,又上网翻了同类型的题目,把这三道题吃透了。虽然她现在熟练掌握的,也就只有这三道题,但却正好可以教班上的其他同学。“宁心,你太厉害了,我算出来了!我算出正确答案了!”“卧槽,原来我一直被这个变形式卡住了。就说嘛,老子这么聪明,怎么会搞不定一道小小的数学题。”教室里,最后几个还没弄明白题目的男生,也终于解出了正确答案。经过一个中午的时间,他们已经不会生疏的叫宁心‘新同学’,而是亲切地直呼姓名。至于宁心,她也已经认识了这些看起来混不吝,其实却很热情友善的同学。两个黄毛,名字很特别,一个叫李齐天,一个叫张大胜,合起来就是齐天大圣。那个在食堂护过她的红毛,叫肖凯,绿毛是秦轩辕。橙色头发个头不高的瘦子,叫童一潼,班上人都叫他猴子。灰头发话不多的那个,叫钱豪,估计是家里真有钱,才取这种名字。还有其他十几个同学,宁心都一一认识了他们。

不止这些人,中午还有人也在教室。顺便一听,居然跟着听懂了。不过也是,比起凶巴巴的老唐,这种软软糯糯的女同学给他们讲课的感觉,真的既新鲜又特别。好几个刺头,都不好意思在班上吵闹,害怕影响了小姑娘。“没想到宁心还真有两把刷子啊,人长得乖乖巧巧的,成绩还这么好。”胖子看着台上的宁心,感慨道。蓝毛板着脸:“你又懂了?谁知道她是不是在台上鬼画符,她看起来就不像脑子好的人。”黄胖子:“小爷我当然懂,那道题是等比数列求和,我听老唐讲过。”蓝毛冷笑:“呵呵。”胖子:“诶,你还别不信……不然我现在录下来,群里问。”他们群里有两个跟他们关系铁,却在外校念书的哥们儿。那两个哥们儿成绩好,胖子拿起手机,就把镜头对着宁心按下了录制键。……昏暗无光的卧室房间,窗帘紧闭。屋内唯一的光源,来自于书桌上,六块开着屏幕的电脑显示器。时寒一个人坐在书桌前,阴鸷冰冷的目光,紧锁在屏幕上。

其中的五块屏幕,显示着繁复的数据走势图。而剩余的一块屏幕,则在这时,出现了时寒的亲生母亲,那位雍容华贵的锦城第一贵妇庄琴的身影。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屏幕上,时寒幽沉的瞳眸掠过嗜血的戾气。“滴答——”就在这个时候,他放在桌面的手机,发出响声。时寒深瞳一缩,拿起手机就要关掉。却在低头的刹那,被屏幕上出现的提示信息,吸引住目光。【小黄爷】:兄弟们看看,我们班小怂包在台上讲的这道题,是不是等比数列求和【小黄爷】:[视频]时寒眸光微沉,修长的手指已经划开了手机屏幕。视频缓冲完毕,当他轻触点开,就听到宁心又娇又软的声音,在幽暗空旷的卧室里响开。“这里,也很重要哦,要看清楚……”“把这里代入解开就可以了,是不是很简单,嗯?”“加油,还有一步就可以解出来了……”小怂包的声音,软糯糯、甜腻腻,就好像昨天在他家吃甜点时,甜入人心的小模样。

“艹……”黑暗中,沙哑低沉的声音从少年喉间溢出。……就不该教她那么多。

~~~~~~~~~~~~~~~~~~~~~~~~~~~~~~

船(作者)OK,今天就这样了啊,拜拜,(今天的船票已满,请下次再来抢购)~突破4000字了哟,瞧!多么会凑字数😁

上一章 第二十章 装成大佬的小怂包最新章节 下一章 二十二章